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桂启洪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天涯杂谈

2018好声音第四期:74岁最老学员低吟人生,《说散就散》感人原唱让人泪飙

雨印阅读(244)评论(1)

2018中国好声音第四期,谢霆锋坚持纹丝不动,和节目初期的冲动随性形成鲜明的对比;哈林依然活泼调皮,对调动现场气氛功不可没;周杰伦依然魅力四射,频频被学员选为心仪导师;李健则是知识渊博,就是动辄“啊~~”“啊~~”这种腔调让人心烦。 好声音 […]

情感语录

抬平刨机的感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坚持是成功的保证

雨印阅读(118)评论(0)

前天家里镇楼(农村建筑木楼),到亲戚家抬一个平刨机(木工机器),以前也没见过这机器,只听师傅说是多功能的,能改板子、能切割、能打孔……到了一看,感觉就是一坨铁,并不十分起眼,只是和姐夫把它抬出来时,才感受到它的千钧重量。仔细一观察,此机器是 […]

天涯杂谈

2018《中国好声音》上演周杰伦组PK大战,吴奇《体面》冲破刘嘉慧极致厚度

雨印阅读(313)评论(0)

随着主持人华少的标志性声音落尾,《中国好声音》第三期正式开始! 首先上场的是“金色炸弹组合”孟维轩和金玲莉,一个来自吉林,一个来自安顺,堪称南北之合,她们自创了《周杰伦的很多很多很多首歌》一开始是口技,说实话有点像小娃儿嘟口水。难得的是,她 […]

天涯杂谈

重庆轻轨3号线的雪中送炭,世上原有好人在

雨印阅读(166)评论(0)

昨天公司聚会,和同事小酌,有些晕晕乎乎,上轻轨3号线时已是晚上8点,及到下车时刷卡时突然尴尬了——卡上余额不够,而早上出门时又没带现金,只有微信和支付宝上有钱。一时心急,只有咨询充值处,无奈也只支持现金充值。彼时,车站年轻人寥寥无几,我竟一 […]

天涯杂谈

“易粪相食”型社会:我们是受害者,也是施毒者 [转]

雨印阅读(277)评论(0)

市面上的烤鸭价格普遍是20元左右一只,但活鸭20多元一斤。对于低价烤鸭出处,有商户道出:是用了价格低廉的冷冻鸭。据养殖户所说,养鸭差不多仅需30天左右,不让鸭子毛长全即可出售,而且,自己也从来不吃自己养的那些鸭子。(澎湃新闻) 前些年出了一 […]

天涯杂谈

文化将死:教授满街走,大师多如狗【转载】

雨印阅读(228)评论(0)

最近,一位“大师”用注射器创作书法的视频在网上流传,有网友吐槽,这是艺术还是作秀?对此,“大师”回应称,自己用“射墨”的方式创作已有10年。对于网友的骂声,他表示,“带有先锋性的东西,大家怎么骂,我都理解。他们是普通老百姓,不懂得艺术是什么 […]

天涯杂谈

路边摊早餐的反思:除了用机器追求效率,我们是不是该慢下来思考人生?

雨印阅读(198)评论(0)

现在的人,越来越懒,越来越不愿意在手工操作上花时间。就拿餐饮业来说,以前人们做辣椒面,都是先用剪刀剪去楴把,然后放在锅里慢慢炕,炕到略微有点焦糊味的时候取出,再放到石臼里舂,而且我记得农村老家舂海椒的杵,还是鹅卵石打磨而成。这种取材天然,完 […]

天涯杂谈

《我不是药神》:保健品泛滥成灾,救命药却屡遭窘境

雨印阅读(247)评论(0)

最近,朋友圈被《我不是药神》刷屏,出现了很多看似深刻的文章,大意是从电影映射出中国的医疗环境和社会现状。有些人甚至由此看出男人的苦,社会层级,标题大都是悬疑式,比如:“《我不是药神》写尽男人无奈,看哭无数人,但片中最大的惊喜是他”,“《我不 […]

天涯杂谈

增广贤文:早起三光,迟起三慌

雨印阅读(243)评论(0)

作为一个典型的上班族,我发现这样一个现象:早起时,不但人不挤,车不堵,而且在提前半个小时到公司的前提下,还可以从容不迫地吃个满意的早餐。晚起半个小时,不但洗漱匆匆,赶路匆匆,而且人堵车挤,即使不吃早饭一不注意还会迟到。这刚好印证了《增广贤文 […]

天涯杂谈

随感:四个男人开辟《中国新歌声》新纪元

雨印阅读(263)评论(0)

7月13日,期待已久的《中国新歌声》又要和观众见面了,作为国内选秀节目的扛鼎之作,《新歌声》一直备受瞩目。 不过,大部分观众大概只记得2012年的《中国好声音》,节目甫一推出,其原创度和选秀的质量就让人深深折服。于是,出现了《中国好声音》首 […]

天涯杂谈

增广贤文:隔行莫贪利,久炼必成钢

雨印阅读(444)评论(0)

当下经济萧条,百业不振,人们在自己的老本行挣不到钱了,于是纷纷转行,做起了跨界生意。但是,由于经验不足,往往将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这让我想到了《增广贤文》里的一句箴言:隔行莫贪利,久炼必成钢。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还不用说建筑和餐饮这种毫无 […]

情感语录

【转载】北大才女张培祥《卖米》:为了两块钱,我和母亲把米又挑回去了

雨印阅读(601)评论(0)

01 天刚蒙蒙亮,母亲就把我叫起来了:“琼宝,今天是这里的场,我们担点米到场上卖了,好弄点钱给你爹买药。” 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看窗外,日头还没出来呢。我实在太困,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 隔壁传来父亲的咳嗽声,母亲在厨房忙活着,饭菜的香气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