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启洪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易粪相食”型社会:我们是受害者,也是施毒者 [转]

市面上的烤鸭价格普遍是20元左右一只,但活鸭20多元一斤。对于低价烤鸭出处,有商户道出:是用了价格低廉的冷冻鸭。据养殖户所说,养鸭差不多仅需30天左右,不让鸭子毛长全即可出售,而且,自己也从来不吃自己养的那些鸭子。(澎湃新闻)

低价烤鸭

低价烤鸭

前些年出了一个词叫“易粪相食”,比如卖“化学牛肉”的,很可能所吃的就是毒大米;毒大米的生产商发了大财,举杯庆祝,喝下的却是工业酒精兑制的假酒;假酒公司的员工,为孩子买到的奶粉被添加了三聚氰胺;在奶粉企业食堂里,正在供给“化学牛肉”烹制的午餐……

独自看详细的社会成员,每一团体都异常精明,知道很多东西不能吃、知道趋吉避凶,都在努力地追求着幸福。你卖地沟油,我卖胶面条;你卖皮革奶,我卖镉大米;你卖毛酱油,我卖陈化粮;你卖碘雀巢,我卖红心蛋;你卖农药菜,我卖三鹿粉;你卖箱子馅,我卖甲醇酒;你卖罂粟汤,我卖硫磺椒;你卖毒米线,我卖避孕鳝;你卖工业胶,我卖毒果冻……但社会就是一个宏大的循环的整体,当整个社会得到了秩序,另一种协作呈现了:相互喂毒,无人幸免。

互相伤害

互相伤害

正所谓:“人人害我,我害人人。”造假者把有毒产品抛向市场,而本人则坚决不会食用,当他们数着出卖本人良知得来钞票而自鸣得意时,不知他能否会想到,他们在造假的同时本人也是牺牲品。种韭菜的不吃本人消费的韭菜,但他却要吃用敌敌畏浸泡的火腿;用人尿浸泡鲜海虾者去喝用色素勾兑的假酒;造假蜂蜜的则去吃有强致癌物的火锅……虽然养猪的,不食自养健美猪;开方便面厂的,厂长历来不吃方便面,实际上人们是在易毒而食。任何人,你诈骗造假抑或冷漠地漠不关心,最后你本人终将受害。

如今的社会,大家都很精明,都知道维护本人,危害他人,由于不危害他人、不诈骗他人发不了财啊!辽宁抚顺有个农民被人称为“无良农民”。他为了赚钱,10年前开端种反时节蔬菜,为保证蔬菜不生虫能卖个好价钱,便不分时节拼命喷农药;4年前他开端养猪,为保证出栏时够重量,又不舍昼夜地拼命喂含有激素的饲料。他有句明言:“卖假奶粉的绝不会给儿女吃假奶粉,但他能保证不吃我的毒白菜吗?卖假酒的能保证不吃毒肉吗?养鸡卖饲料的能保证不喝假酒吗?我能保证我不吃假药吗?你觉得你占了廉价,我觉得我占了廉价,最后大家同归于尽。”

“有毒食品”市场上随处可见

“有毒食品”市场上随处可见

如今连孩子也不能幸免。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几个孩子一起在水边玩,一个孩子落水,其中一个跳下去救落水者;结果救起落水者后,自己体力不支无法上岸,这时候被救起的落水者不仅自己不下去施救反而阻止同行的其他小伙伴下去施救,他们没有施救也没有喊叫,眼睁睁看着救人者沉入水底却一走了之——这还不是最可恶的,最可恶的是在家人发现孩子失踪后,找到同行的这几个孩子,他们竟然一致口径称没有看到;最后公安机关介入,他们才说出真相。

我想知道,小小的少年的心,是要有多冷酷无情,才能做到面对同伴生命的逝去如此泰然自若还能隐瞒真相?这样扭曲的心,比剧毒的化学药品造成的污染还令人感到脊背发冷。他们是受害者,可有时候他们自己又变成加害者。

经过一番嘲讽与自嘲,人们发现,彼此互害的情况,还不仅仅在食品领域存在,而是可以延伸到当今社会的各领域各角落——— 教师收受孩子所送的礼品,教师打车时遭遇绕路,出租车司机看病被开高价药,医生评个职称还得遵照潜规则打点,再牛的教授在行政领导面前都得被迫让出论文的第一作者署名权,领导家的孩子也要向老师送礼否则就将被调整座位,这不又循环回来了吗?

太精致诉利己主义会害死自己,但没害死自己之前谁也不会相信。

这里还有一篇传神的段子: 一男的遇到一老人晕倒,马上将老人送医院,因身上没带多少钱于是打电话给女友。女友一进病房就骂到:“你脑子有病啊,管什么闲事?”当她看到病床上的老人一惊:“爸!”老人看了他女友一眼对他说:“小伙子,你人不错。听我一句话,和我女儿分手吧。” 出院后,老头对女儿说,这种傻瓜绝对不能嫁!

为什么会出现社会病,何以演化出而今的“互害型社会”?有人认为,这是因为过去的乡土社会、熟人社会,而今变成了消费社会、陌生人社会,人们不再受乡规民约的限制,所以有机会表现出人性的“恶”。这种观点不能说全无道理,但无法解释性侵幼女的嫌疑人多为受害者的亲友等现象。

中国改革三十多年一直在搞市场经济,大多数国人在各个方面想尽办法挣钱,这是对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追求物质的权利。但是我们的思想、信仰、道德,还处在农耕时代。现代社会靠三个基本的东西来运行,他们是诚信,契约和信仰。要建立中国的现代性,中国人还得从基本的契约精神做起。因为契约实现了人和人的平等、诚信实现契约的遵守、信仰保证人性的最基本底线。

平凡的良心——坚守底线

平凡的良心——坚守底线

互害社会究竟要怪谁?怪来怪去,首先要怪我们自己,如果这个社会每个人都有良知,每个人都有敬畏,每个人都懂得尊重生命,每个人都能明辩是非,每个人都能从谎言和欺骗中觉醒过来,才有可能改变这个互害社会。

我们如今都是被告,也都是原告。约翰·多恩曾在《丧钟为谁而鸣》中写道:“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每团体都是大陆的一片,整体的一局部。假如海水冲掉一块,欧洲就减小,好像一个海岬失掉一角,好像你的冤家或许你本人的领地失掉一块。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由于我是人类的一员,因而,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同样,在食品平安成绩上,也是“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对他人的苦难袖手旁观,无动于衷,本人也终将无法逃脱。

约翰·多恩《丧钟为谁而鸣》

约翰·多恩《丧钟为谁而鸣》

正如习大大每天强调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样,世界上每个人的行为都不是独立的,都会给其他人带来或大或小的影响;反之,也会影响到自己。“祸福无门,唯人自招”,自古如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 “易粪相食”型社会:我们是受害者,也是施毒者 [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