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苟晶事件真相难寻:正义与操纵背后,真真假假的命运玩笑

高考被顶替 真相难寻

苟晶的故事中,有两个细节让我这两天一直如鲠在喉,难以释怀。

一是苟晶的高中同学们知道她被顶替之后,都想知道她过得如何,“我们都以为你被顶替了之后,会成为一个村姑,然后嫁一个农村人,随便就在农村里生活了。所以我们很担心你过得好不好。”得知她过得还不错,同学们都安心了。

这两天微博上很多人夸赞苟晶,说她虽然经历两次被操纵的高考,依然经过个人的艰苦努力,做到了电商企业的中层,在杭州这个美丽的城市过上了有车有房,安宁舒适的生活。大家佩服她并没有被打倒,是生活的强者。

但对于苟晶来说,不是这样。不管她如何努力,如何与命运拼搏,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命运被操纵窃取的无力感,贯穿始终。在她的自述中,讲到2003年接到原班主任让她妹妹带回来的道歉信时,她说感觉被“无力回天”四个字撞倒在地,找不到任何证据,上学的时机已经错过,刚生完孩子又要养家的她,连打官司的能力都没有。不得不放弃,不得不认命。

她是先认命了的。而此后的所有努力,不过是为了活下去。至于她把握到了电商发展的机会,赢得了自己生存的一席之地,那也只是认命之后,随波逐流的生活而已。相比以她的能力和资质所能获得所应获得的发展空间,只能说她没有被打垮。

但她并非没有受伤,二十年来伤口始终存在,命运被操纵的无力感、对父亲和家人的愧疚多年来啃噬着她的内心,甚至为了让自己获得内心的安宁而去学佛。说到底,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接受命运的安排。

这种痛苦,不是几句宽慰和赞许所能够抵消的。

二是,苟晶在提到她的高中老师,那位直接的加害者时,多次提到,今天之所以站出来揭发这件事,并不是为了报复老师,而是为了弄明白事情如何发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还提到老师已经快八十岁了,满头白发,话语中对老师抱有同情和歉意。她需要通过不断的解释来说服自己坚持下去,“这已经不是一个老人不老人的问题了,也不是善良不善良的问题。这应该就是一个利益链。我现在并不是想去伤害老师,我就是想纠错,我想知道真相,想知道那个利益链当时是怎么操作的,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而八十岁的老师问苟晶妈妈“:你是不是还有个孙女要考高中啦?”

一个命运被彻底改变的受害者,只是想知道真相,不但要面对当地各种部门打来施加压力的劝说电话,还要强迫自己不去想八十岁老师的白发,克制自己的不忍和同情,依靠对逝去父亲的愧疚来抑制自己天性中的善良,才能够积攒到足够的能量,让自己坚持追问下去。

而这追问,不但时隔二十多年,还得要有全网关注“”这独一无二的时机。要有衣食无忧带来的底气,要有没有被命运摧毁的心智,要有岁月磨砺给予的坚强。但即使当你拥有了天时地利人和,最后也就是问一句:“真相是什么?”

当有人向你伸手的时候,又有多少人拥有维护自己命运的能力?

又有多少人,其实连自己的命运被窃取被操纵了都不知道?

苟晶事件始末:奋斗23年 才在命运里掰回一局

苟晶又看见了邱印林,那个教了她三年语文,却在高考时用自己女儿顶替苟晶上了大学的男人。

他在楼下徘徊,一口浓重的山东口音,逮着人就问:苟晶在哪儿?

看他面容苍老,苟晶又有点心生恻隐。尽管邱印林带来了几条大汉,正堵在厂区门口。

她依旧尊他为师,说自己如今上网发帖,语文功底还是来自他的教导。

但她同时也避着他,不想原谅他,这一天里有那么一两分钟,快被他找到了,她旋即躲开:“他不坦诚,八十岁了,心性没改,他始终没意识到自己该负什么责任。”

有一些瞬间,她会想起自己被偷走高考成绩后的人生。

她曾经在杭州骑着自行车,满大街销售化妆品、软件,每天骑几十公里,晚上累得全身骨头疼,也曾被骗入传销团体,幸而及早逃出。

她曾数次应聘阿里巴巴,后来从开淘宝店开始,多年打拼,如今是一家童装公司的电商合伙人(电视剧)。

在电商这一行,学历没那么重要了,但仍是苟晶心中隐痛。她在杭州买了房子,刻意买在一所大学对面,“想离文化近些”。

如果没有被顶替,如果她当初拿到了那张本科文凭,会不会不一样?苟晶没有想过,也不愿去想。

23年过去了,现在苟晶只想要一个真相:当年邱老师的女儿是怎样顶替自己?什么人参与了这次顶替?次年复读高考再度落榜是不是再次被顶替?

高中时的苟晶

高中时的苟晶

此前,济宁实验中学工作人员的回应是:时间太过久远,不能妄下结论。

发帖后72小时,老师带人堵在厂区门口

6月24日,湖州织里一家童装公司,馨儿Daddy电商部门合伙人苟晶蜷缩在办公室,坐立不安。

发帖之后,苟晶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苟晶自述

苟晶自述

她不敢接电话了,几百个陌生号码争前恐后涌进她的手机。有人在微信里约见面,她回一句:“如果我能活着见到你的话。”

这句话并不夸张。监控视频里,一辆山东牌照的白色小汽车堵在了厂区门口,几名大汉下了车,从中午12点守到晚上7点多。

与此同时,邱老师在厂区里晃悠,她怕这个七八十岁的老汉跟自己拼命,更怕他下跪哀求。

苟晶说,此前,邱老师去济宁自己母亲家拜访,从头到尾没有提当年高考之事,从头到尾没有道歉。临走时的一幕,更是让她心生凉意:“他冲着我妈说,你二女儿的孩子马上就要中考了吧?说完,他笑了一下。”

当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好像又闪回到了眼前。

去年,苟晶的女儿也参加了高考。她穿着旗袍去到现场助威,还将家人合影发了一条朋友圈。但现在,她把这条朋友圈隐藏了起来。她害怕了,她怕有人循迹找到孩子,伤害孩子。

事件发酵后,压力向苟晶袭来。陆续有山东的电话打到家中,告诉苟晶当地很重视,成立了专案组进行调查。除此之外,电话中还有一些委婉的表示:“中心思想不外乎希望我删帖,认为我把在全国网友面前破坏了济宁的正面形象。也去我老家,联系我的亲戚朋友们劝我把帖子删掉。”

老家的亲戚也发了脾气:为什么要把事情闹这么大,我们还要不要在这里混了。

为何当年忍下了,如今冒着这样大的风险这样大的抱怨,也要坚定地去做?

从6月22日中午开始,苟晶在微博上连发数贴,称自己是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受害者之一。没多久,苟晶的手机就爆了,不止有媒体、朋友,还有来自山东老家的电话。正是苟晶的帖子,让邱老师带着人奔波700多公里,从山东济宁寻至浙江湖州。

此前,邱老师还带着牛奶、面粉和1万块钱,辗转找到苟晶的农村老家,向她妈妈询问其在杭州的住处。苟晶妈妈只说不清楚,把人请走,一万块钱也塞了回去。

妹妹辍学打工供苟晶读书

1997年,七月平常的一天,19岁的苟晶跨上了二八自行车,骑了30里路赶到济宁实验中学。

她很有信心。从小到大,她的成绩基本没掉出过班级前五,哪怕是高三的尖子班。倒是有那么一次,她考了第18名,大哭一场。

19岁的苟晶跨上了二八自行车,骑了30里路赶到济宁实验中学

满分900分,平常都考700分以上,这次也没什么问题。她心想。但她看到了自己的分数,500分出头一点,红底黑字,非常扎眼,班里的最低分。

班上56名同学,除了成绩最差的一位同学上了大专,其他同学都上了大学。只有苟晶,连大专也没考上。

很少有人知道那一刻她的痛苦有几分,正如很少有人知道她背负着什么。

对贫寒的农家子弟而言,十年寒窗,从来不是自己一个人的。

家里父母务农,姐妹三人,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作为老大,她因为体质原因干不了重活。二妹挑起了水、种起了田。

苟晶高三那年,比她小三岁的二妹正在上初三,成绩不错。比她小六岁的三妹正在上六年级,成绩也不错。但家里实在负担不起三人的学费,必须有人做出牺牲。二妹以“你这体质不上学能干嘛”为由拒绝了苟晶的好意,自己退学去餐馆洗盘子。一天工资1元,一个月30元,悉数交给父母,资助苟晶和妹妹上学。

苟晶是全家人的希望,当这个希望垮塌时,她不愿认命,选择复读。

苟晶的高中毕业证

苟晶的高中毕业证

次年高考结束,她在隔壁邻居家里通过电话查询获知了分数。她不敢相信,又骑车30里去了学校。还是那个结果:只比去年多了两分。

她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出学校的,只记得一位暗恋她八年的男生,请她吃了一根五毛钱的冰棍,理由是:咱俩都考砸了。

她想不通,就在高考两周前的那场模拟考试中,在全区几万名学生里,她还考了第四名。

两个月闭门不出,家人害怕她会发疯,但她没有。

她认命了。

老师的女儿也叫“苟晶”

2002年,一位在北京读书的同乡告诉苟晶,她发现有一个来自山东济宁的“苟晶”在北京一所高校上学。“苟”姓本就稀少,又同是济宁人,苟晶起了疑心。

苟晶与同学的对话

苟晶与同学的对话

一年后,邱老师托苟晶的三妹送来了一封信。在信中,邱老师承认,1997年苟晶第一次参加高考后,让女儿顶替苟晶上了大学。

苟晶还记得信的大致内容:我的女儿没有像你这样聪慧,智商有点欠缺,她不争气。我作为一个父亲,非常不容易。1997年,我在很无奈的情况之下,才让她顶替了你的成绩去上大学。作为一个老师,我这样做,的确有违师德,但是请你原谅我。

当时的苟晶正抱着刚出生的儿子,气愤异常。但想到生活拮据,无力起诉,又推测可能过了追诉期,于是作罢。她把信夹到了一本书中,再也没有打开过。这件事也被她埋在了心底。

她不说,但怀疑的人越来越多。一位在老家当教师的高中同学发来了信息:邱老师的女儿来我们学校工作了,长得和你很神似。重点是,邱老师的女儿不姓邱,而是姓苟,也叫苟晶。

继第一次之后,苟晶对自己的第二次高考结果也颇感困惑。

1998年8月,苟晶收到了来自湖北黄冈一所中专院校的录取通知书。诡异的是,她根本没有报考那所学费昂贵的学校。更诡异的是,她就读后发现,班级同学的生源地都很集中:两人来自福建南平,三人来自陕西铜川,其余都是来自山东济宁或潍坊。

“福建那么大,为什么都是南平的?陕西那么大,为什么都是铜川的?山东那么大,为什么都是济宁的?”如今回想起来,她觉得处处都蹊跷。

而那所位于黄冈的中专,所处之地一片荒凉,在苟晶眼中,“根本就不像个学校,连我们高中都比不上。”

她被分在发配电专业。整整一年,她什么也没学到。

一年半后,苟晶退学。

“做电商对我没学历要求”

离开学校后,苟晶独自一人来到浙江打拼,沉浮多年。

她生性腼腆不善言辞,却是销售“奇才”。

2007年,她在自己家里开起了淘宝店,没想到自此就成了电商人,一干就是十多年。

2009年,苟晶进入一家家纺公司做淘宝运营。3个月后,她被一家卖皮包的企业高薪挖走。2011年,她又来到一家男装企业做电商运营,8月份才起步,不到4个月,月销售额就做到了近700万。

苟晶在淘宝直播卖货

苟晶在淘宝直播卖货

生活上的稳定,让苟晶几乎就要忘掉23年前的事情了,当年同学的面孔也早已模糊。23年来,她很少回山东老家,“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回那个伤心地。”

当年的同学们都上了大学,有的还拿到博士学位,当了教授。她说,自己尽量不回家乡,一度刻意避开所有朋友和老同学,也没有参加过一次同学会。“我觉得人家都是文化人,而我是文盲。”言语间,她有些激动。

但苟晶被冒名顶替的事,却在同学中成了公开的秘密。

2015年,一位同学辗转联系上了苟晶,把她拉进了班级群里。之后,许多同学都相继发来问候。他们不知道苟晶的近况,都担心她被顶替后,会留在农村,嫁给当地人,从此在农村生活,成为一个普通的村妇。

当他们得知苟晶在杭州过得很好,工作稳定、收入可观、家庭幸福的时候,纷纷表示欣慰。

从同学的口中,她还得知,当年顶替她的邱老师的女儿,在学校并非任课老师,而是后勤。一位同学对她说:“她顶替了你又怎么样?现在过得还不如你,收入也不如你高。”

这或许是一种安慰,但只有苟晶知道,自己现在“还不错”的生活,是一滴滴汗拼出来的。

开淘宝店的那两年,是苟晶的电商启蒙期。

为了淘好货,她一天跑遍义乌国际商贸城上下四层,跑到脚底长泡;图片不好看,她就自学PS;为了学习电商运营,苟晶抱着娃就冲进阿里巴巴开设的免费培训课。采购、运营、美工、客服、仓库打包员都是她一个人,经常忙到凌晨一两点才睡,清晨又会被叮咚作响的旺旺给“吓醒”,在半梦半醒中去接单。

苟晶还记得,20多平方米的出租屋,两个孩子只能和爸爸妈妈挤在一张小床上,其余地方摞满了货。她一个人打理的淘宝店,每月纯利润就有1万六七千元,虽然收入尚可,但其中辛劳,未经历过的人难以体会。

她经常在照顾孩子入睡后,熬夜在网上学习电商课程。“这样自己天天熬夜,太辛苦了,消耗身体,头发都掉了好多。”

2013年,她的身体检查出囊肿,不到一个月从花生米大小长到鸡蛋大小。做完手术后不到一个礼拜,她就回到了办公室开始工作,起身走动时,腹部的伤口还火辣辣的疼,但她说:“只要我死不了,就要来上班。”

“只有淘宝能在我带孩子的时候,让我能有一份收入能过万的职业”,苟晶说,“做电商对我们没有学历要求。”

这段经历也成了她职业进阶的起跳板。此后多年,她所做的都与电商运营相关。

直到近些年做了营销和管理职位,她才摆脱学历的困扰。她的工作一直都靠口碑,“这些年我在外面,没人识破过我的学历,从来没人管我要过学历证书。从我的谈吐、气质,他们也根本看不出我是一个没有读过大学的人。”

但大学,依旧是她心里难以越过的一个坎,她觉得自己应该亲近文化,所以在杭州,买的房就在一所大学对面。

我欠父亲一个答案

23年来,苟晶总会做相同的梦,梦里有一张红榜。

越来越多同学围上来,走到红榜前,焦急地查找高考成绩。她看见了自己的名字,糟糕透了,500分,是班里最后一名。她头脑发晕,双腿发软,随时就要倒下。

她哭醒,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她想起2015年,父亲病重,她回乡照顾。在病房里,一位前来请教电商的同学无意间谈起了顶替一事,气息微弱的父亲努力将手举到了半空中。

“他听到这个就是很生气,想表达,但已经没法说话了。”父亲的手在空中悬了不多时,便无力地垂了下去。几天后,父亲去世了。

父亲在世时,两次“落榜”的苟晶总感到无颜面对她,十多年来,父女之间,一直刻意回避着这个话题。父亲一辈子,都是个老实的庄稼人,他想不通。

苟晶的老家

苟晶的老家

“他曾经发出过感慨,如果他是一个有本事的爸爸,一个有能量的人,就可以保护我不会被顶替。”

“这哪里是他的错?他和妈妈作为农民,省吃俭用能供我读书,在当时的农村来讲已非常不容易,我哪里有资格去怪他们没有能量?我之所以公布,是欠我爸一个答案。”苟晶说。

她还记得,高三那年的一个秋日,父亲拉着一板车的棉花,到30多里外的地方去卖。棉花在板车上堆得很高,道路不平,苟晶跟在父亲身后,顺路返校,遇到上坡吃力,她就去帮忙推一把。

最终,这车棉花卖了120块,快到学校时,父亲特地给苟晶买了6块钱的苹果。

“是很大的苹果。”苟晶说。

疑问:苟晶第二次参加的是不是真高考?

苟晶高考疑被班主任女儿顶替事件,还在持续发酵。

此前,6月22日苟晶发帖称自己曾在1997年和1998年高考中连续两年被顶替。其中1997年顶替者为自己高三班主任的女儿。

2003年班主任曾写忏悔信,向苟晶言明此事,但当时苟晶并未追究。而第二次高考,情况更为“诡异”,成绩优秀的她在未填报相应志愿的情况下却被录取至湖北黄冈一中专院校。

▲苟晶微博截图。

▲苟晶微博截图。

从此,人生际遇陡转,中专毕业后苟晶因学历低,求职、应聘履次碰壁,但最终通过个人努力抓住了电商运营的机会,也过上了安稳的生活。但高考被顶替一事,也成为她的心结,她为此始终想求一个真相。

事件曝光后,苟晶称自己已于6月22日向山东省教育厅实名举报当年高考被顶替一事。6月24日晚,山东济宁当地发布通报,称已组成联合调查组,迅速进行调查核实,并已与苟晶建立联系,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山东济宁当地发布通报。

▲山东济宁当地发布通报。

而与此同时,苟晶也称,在事件曝光之后,她也遭遇了“公关”。

昔日班主任邱老师“两次登门来访”,一次是前往苟晶老家,看望其家人,并带去礼物和1万现金,请求和解。二次则直奔浙江,带着几名大汉去苟晶工作之地,找她希望能够“面谈”。除此之外,当地相关部门在与苟晶私下沟通时,也表达了“希望删帖”的意向。

但苟晶没有屈从,她不断发声,只为求真相和公平。

而就眼下看,苟晶事件也依然疑点重重。如果现在媒体和她曝出的情形属实,那这几点显然值得追问。

一:从写“忏悔信”到“跨省堵人”,有几分歉意?

苟晶说,她曾经收到了一封承认顶替事实的道歉信。这封道歉信当时发出,是出于何种因由,何种目的,目前不得而知。

但从目前媒体和她本人披露的事实看,班主任邱老师写信忏悔之前,可能面临种种压力。

据媒体报道,邱老师的女儿顶替苟晶上大学毕业之后,被分配到济宁的一所中学,任后勤部老师。邱老师的女儿去学校上任时,却被同时在校任教的苟晶的同学发现并非苟晶本人,苟晶被班主任之女顶替之事由此在同学之间传开。

除此之外,2002年,因为档案回迁,荀晶父亲发现了“蹊跷”。邱老师的女儿毕业后,档案被分到了苟晶所在的镇上,并通知苟晶的父亲去认领资料,结果荀父发现这份档案却属于另一名叫“苟晶”的人。顶替一事由露出了“马脚”。

2003年,按照苟晶方面的说法,班主任突然向苟晶发了“忏悔信”。他在信中只是单纯表达了自己对于女儿“智商欠缺”的无奈和对苟晶的歉意。但是,未提任何赔偿以及将做如何处理。

而彼时,苟晶则已在外地结婚、生子,大局已定。

班主任真的想要忏悔吗?对其心意我们已然无从知晓,但无法否定的是,当初班主任发出那封信有“息事宁人”的目的。

▲苟晶称班主任从山东赶来想要“私了”。

▲苟晶称班主任从山东赶来想要“私了”。

而直到如今事发,班主任首先想到的依然是“息事宁人”。

从媒体报道可知,自苟晶发声之后,班主任至今未公开出面发声道歉,但却在私下里积极“奔走”,欲以金钱来换取“和解”,并不远千里奔至浙江以求私了,其想要私下里解决事情的做法,反而显示了他的心虚,印证了冒名顶替情节的存在。

但选择这样一种“求解”方式,真的带有“忏悔”之意吗?

二:班主任是否还有其他“帮手”?

不难想象,一个班主任是不可能靠一己之力完成高考顶替的一系列操作的,这其中涉及到学籍、户籍、档案等一系列办理流程的配合,没有多方“协作”,是难以完成的。

这里面是否有一条黑色利益链,需要当地部门顺藤摸瓜进行清查。而在这条利益链之中,是否还有其他受害者,也需要深挖。

不得不说,这条暗箱操作链条的能量让人生怖——这不仅操作了苟晶的第一次高考被顶替,苟晶通过复读所争取的机会也被“动了手脚”了。

苟晶第二次高考,更是疑窦重重,也最让苟晶疑惑,她是如何被“录取”到了黄冈那所中专的。

三:苟晶第二次高考为何又被“顶替”?

据苟晶讲,“我的高中同学就提醒我,97年我的高考档案已被顶替,那98年参加的到底是不是正式的高考?录取的渠道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没填黄冈那所学校的志愿却被录取?”

按照正规的高考招生、录取流程,考生一旦被大学录取之后,学籍档案也会跟随考生被提档至所属大学。这也就意味着,苟晶被第一次高考顶替之后,她的学籍和档案已经被从当地教育系统调走,而跟随班主任的女儿去了北京的大学。

而理论上,没有学籍档案,是无法进行高考报名的。这也就应了苟晶的疑问:没有档案,她“98年参加的是不是正式的高考”?之后的志愿填报和录取,又是否为正规渠道?

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可能:苟晶辛苦一年复读之后,待参加高考之时,从高考报名、参加考试,到随后的志愿填报和录取,都被这背后的利益联动者“操作”了。他们不仅包办了她第一次高考被顶替,还要严防在她第二次参加高考时发现问题,或者让事情“露出马脚”。

▲网友评论截图。

▲网友评论截图。

某种程度上,他们做到了。荀晶选择了接受“命运”的安排。与邱老师女儿开启高学历的人生道路不同,她靠着中专学历开始了另一条路上的人生打拼。

就目前看,由于涉事几方的多方“失语”,很多信源仍待佐证,事实拼图的缺损部分也有待公允客观的调查去拼凑。不少基于单方说法的评述,仍需要留有余地——本文的追问,也是建立在“如果苟晶所述和媒体所曝属实”的情况之上,希望的也是真相早些揭开,事情早日得到不偏不倚的处理。

如今已经生活安稳、事业小有所成的苟晶说,她不再需要道歉和赔偿,她更需要的是一个“答案”,一个能够清除她心结的“真相”。

日前,据当地调查组透露,调查组方面已经于6月25日与苟晶会面,对该事件的调查也才刚刚展开。希望当地能借此对这起事件所牵扯的各个环节深挖彻查,及时披露进展,给苟晶也给公众一个“答案”。

延伸:苟晶当年的同学都是社会精英

苟晶当年的同学都是社会精英苟晶当年的同学都是社会精英苟晶当年的同学都是社会精英苟晶当年的同学都是社会精英苟晶当年的同学都是社会精英苟晶当年的同学都是社会精英苟晶当年的同学都是社会精英苟晶当年的同学都是社会精英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 苟晶事件真相难寻:正义与操纵背后,真真假假的命运玩笑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复课并且依靠老师伪造的应届档案降分考了个中专,还大言不惭毁了其人生,到底毁了你啥?老师一行的罪行自有法律制裁,可你的功利和世俗让人更加厌恶!

    都市书生3个月前 (07-07)回复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