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翅膀被谁的贪欲折断?医药反腐路在何方?

2023.8.17 天涯杂谈 1333

天使的翅膀被谁的贪欲折断?医药反腐路在何方?

文/川美眉

(一)

澎湃新闻,截至8月11日,最近三周,至少有20个省份监管部门和纪委监委就反腐问题发声,要求深入开展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根据上游新闻统计,截至8月12日,今年全国至少已有176位医院院长、书记被查。

截至8月12日,今年全国至少已有176位医院院长、书记被查。 图源澎湃新闻

来看几个现实数据———

1.据文道阅读,就在8月10日又有两家医院原院长被处理,一是黑龙江省纪委网站发布消息,七台河市人民医院原院长王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检查调查;另据“清风揭阳”微信公众号消息,榕城区纪委监委对揭阳市妇幼保健院原党支部书记、院长刘建志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

2.河南商报报道,揭秘药代内幕:多种方式贿赂医生,甚至情色交易。

揭秘药代内幕:多种方式贿赂医生,甚至情色交易。 图源河南商报

 

3.医疗器械以高出原价一倍还多的数千万巨款购进,院长索贿1600万,令人咋舌,天文数字。

这是头条热榜:云南普洱市人民医院腐败案细节-一台进口价1500万元的医疗器械直线加速器,医院以3520万买入。然后呢,1600万落入院长腰包。我小人小胆,这1600万拿得不烫手?财务如何走账?我替他愁,给我从此做噩梦。

4.医院做4万台支架手术,有人粗略估算回扣12亿。我数学很烂,算了一下,4万台12亿,1万台3亿,1台应该是3万。那么一个病人至少要付费翻倍的5、6万吧。若装2、3个支架,不得靠20万?这对于普通收入家庭岂不是望支架而兴叹,只能放弃了。

我高中某同学数学老师告诉我,他15年在广州某医院上了三个支架花了11万余,幸好手术医生是同学的朋友,红包免了。看起来也是最低价了,因为有熟人关系。若两眼一抹黑,一般人呢,可想而知收费还远远不止这个数。无奈要活命呀。

我先生慢性肺炎,每年遵医嘱去复查。不久前去三甲医院复查,之前做了CT把报告拿给医生看,本院的无话。医生说做个肺功能检查,本想提出异议不做,又怕医生不高兴。然后做了结果超级正常,他自我解嘲的说,我知道结果,我就是花钱买个放心,医生咿咿呀呀没折腾出个所以然。呵呵,过度检查,创收呢,我来说。

一个月前我双腿关节疼痛,我去医院骨科看了,告诉医生一年前我腓骨骨折,现在康复中。他看了电脑里我拍的最新的腓骨骨折片子影像,说做个腰部CT吧,排除一下。我仗着也学医的自信说,我再观察几天,然后扬长而去。

然后,没事了,我知道前两天我遭遇了一场暴雨,受寒了。

作为底层百姓,大家深感看病难、看病贵,原来里面有猫腻。

这些医药行业的蛀虫,发可怜的病人、老百姓的病灾财,何其忍心?现在国家开始整治医药腐败,的确很有必要。

(二)

人民网评“严查医药领域贪腐,回归治病救人初心”。有人担心了,这场医疗反腐风暴来势凶猛,“全领域、全链条、全覆盖”治理,打掉了一批“医蠹”,多数都是手握医院重权的院长、专家,都抓起来了,谁给病人看病呀?难不成让那些刚毕业的毛孩子顶门诊,你们放心吗?整治之后路在何方?

人民网评“严查医药领域贪腐,回归治病救人初心”。 图源微博

还有说,被查的都是知名专家,培养一个专家至少30年,如此重锤下去,会导致国家医疗系统崩溃,最后遭殃的还是老百姓。

以上涉及两个问题:一是这场国家层面的医药反腐风暴的广度和深度前所未有,“三全”的查处是否力度过大。许多人,包括不是医生的人在朋友圈发了三年前疫情深重时的报道《人民网评:请永远记得,医生为我们拼过命》。其用意再明显不过了,请记住,医生曾经是最可爱的人,曾经逆行到疫区救过人民的命。

请记住,医生曾经是最可爱的人,曾经逆行到疫区救过人民的命。 图源微博

我是这样理解的,那些握有重权的医院领导、专家,能够贪腐千万、上亿的关键人物,太丧心病狂了吧,这些没有底线的“医蠹”,败坏了医院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医者仁心的生态环境,不抓不堵不能净化医疗队伍的空气,如此的欲壑难填,他们哪还有心思为解除病人的病痛而践行初心,天使的翅膀被他们的贪欲折断了,必须清理出救死扶伤的圣洁队伍。医药行业的腐败由来已久,收取医药代表的回扣甚至性贿赂,包括外科医生收红包已经是医界很普遍的现象了,这些的确应该有所整治。

想起我六年前甲状腺开刀真的很幸运,我无意中碰见了自己学校毕业的一位麻醉医生,小姑娘之前还来我办公室跟我聊过,是我的学生朋友。她告诉我的主刀医生我们的关系,结果那位副主任医生对我也很好,红包坚决不收,手术做的漂亮。

怎么说呢,我不太迷信专家,就这么随意挂的号,就碰上了学生,摊上了好医生。我的意思是,医院里的好心大夫,技术水平杠杠的还是大有人在,抓几个贪腐蠹虫不会影响医院门诊和手术的中坚力量。

二是,有些所谓的专家有的黑心到家了,若论精湛的医术,有的徒有虚名,并非名副其实的专家,怕是也有三十年的虚度光阴,苦熬资历上位的吧。真正的一线好医生,临床经验丰富,不用几十年,有个十年、八年的医道,就能独挡一面呢。因此,以上说的出问题的医生被抓光了没人看病的担心是多余的。我还是相信大多数医生都是尽职尽责的宅心仁厚的白衣天使,那些利欲熏心的作孽的败类还是少数。

当然,也不能抛开了大环境来说这个问题。比如收红包,病家送出红包才会安心,医生不收,家属反而忧心忡忡呢。现在这样力度的反腐刮骨疗伤,至少在医药界能起到一种震慑作用。提醒医者,该回到本本分分治病救人的良心轨道上来了。

(三)

我读了一位院长的发声,很有感触。我本人就是医院出身的人,我二十多岁刚参加工作,我在检验科,每天看着那些排着长队等化验报告的人,乌泱泱的人群吵着骂着打着,把我的心情都带坏了。我看显微镜眼睛都看花了,我值夜班刚想睡一会,被急诊病人敲门紧急做血液检查,一直忙到天明。真的很累很辛苦,我非常理解一线医者的不容易。

是的,医生也是普通人,不是神仙。你以为医生包治百病,药到病除,起死回生,那是不可能的。就如晚期癌症病人,医生最多给你开点杜冷丁等减轻痛苦的药,其他别无他法。治好了皆大欢喜,治不好要么医闹要么砍人。曾几何时,医生也成了危险职业之一,真的让人无语。

我的最小的亲妹妹当初学的助产士,她毕业后在妇产医院工作。她说我每到上夜班都很紧张,眼睛不敢眨一下,万一哪位产妇或待产孕妇哪一环节忽略了出了差错,我担不起那天大的责任。每回下了夜班回家补觉,还要回忆一下,哪一床有没有忘记交代的事情,生孩子是女人的生死关,也是我们助产士的职业生涯考验关。

因此,我非常理解底层医护人员的苦楚,我觉得要把他们和那些医蠹分开。这些医护人员们拿着“卖白菜的钱,顶着卖白粉的罪”。他们也要养家糊口,还要承担职业的风险。真正吃回扣的也不是这些一线的助产士、化验员、三班倒的护士和普通的医生。

(四)

这场刮骨疗伤的医药反腐风暴很剧烈,应该说有必要。它对于纠正医药界的长期的不正之风,对于重新树立医疗的公信力和社会信任度有着整肃纲纪的作用,也让人们重新考量医者的职业操守和医者的宅心仁厚,同时也敦促一些从事医药行业的从业者们努力提高自己的职业素养,重新回到治病救人的天使轨道,不忘医者的使命与天职。我听说在美国上医学院,要做很多个小时的义工才可以报考,就是让这些未来的医者们意识到这个行业有很大的救死扶伤的公益性质,也需要很大的牺牲精神。

那么,问题来了,医生的处方不能受到金钱和利益的干扰,只能全力考虑患者的真正需求-权益和健康,一切为了病人的利益和健康需求。这本来是老祖宗几千年遗传下里的救死扶伤,实行伟大的人道主义的古训。但现在为什么走歪了呢?

我非常同意北大教授李玲的观点“医院到今天还在创收,这个机制要改”。

医院是救死扶伤挽救生命的神圣之地,不是餐饮店。你上面定的调子要创收,它就想着怎样从患者口袋里划拉钱,怎样开大处方,怎样多检查收取可观的费用了。

就是说,医院应该是非盈利性质的,创收不是首要,它就是治病救人的特殊服务机构,不是追逐利益的餐饮店。它的职责很神圣,抢救生命,为人民的健康负责。

李玲教授说“必须要政府痛下决心改变这个机制,公立医院要真正’公立’起来,让我们的医生体面起来”。是的,说穿了,就是在待遇上、收入上、社会地位上,让社会尊重我们的医生的职业,医者父母心。

医生全身心的投入治病救人这个崇高的事业,国家给他们优厚的待遇,提供“天使的翅膀”的制度保证。那么医者还有什么后顾之忧,他就一门心思尽天使的职责治病救人就好了。这样的良性循环,医患关系是不是就会越来越和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