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李国庆抢公章上演狗血剧情,21岁当当老矣尚能饭否?

时隔188天,李国庆再送当当网上头条。

时隔188天,李国庆再送当当网上头条。

狗血的剧情

4月26日上午,李国庆仅用了15分钟,就将当当网的公章给“抢”走了,并第一时间就发布了《告当当全体员工书》,该公告里提到,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与总经理,自2020年4月24日起,俞渝女士不再担任当当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

该事件发酵后,当当方面迅速做出了回应,于当日晚间发布了当当网内部信,里面提到:李国庆今天在当当办公室的十五分钟闹剧,不会影响当当的经营、稳定和股权现实。

之后,双方又进行了彼此独立的回应。

与去年10月份不同的是,这次李国庆与俞渝之间并没有再互相爆“黑料”,而是直奔当当网的控制权,“抢”公章这类行为只会在电影、电视剧中出现,没想到李国庆上演了现实版。

有观点认为,李国庆还是很讲“江湖道义”的,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对于当当网来说,这一天乃是“大日子”,李国庆在一天后才“发难”,也是顾及了当当网的“面子”。

不过,也有人认为,李国庆熟知俞渝的生活习惯,而俞渝以为4月26日是休息日才没有在公司里,李国庆刚刚瞄准了这个空挡从而乘机夺走了当当网的公章。

本是李国庆和俞渝的“夫妻之争”,而当当网却不幸被架在火上烤。众人都将李国庆“抢”当当网公章当娱乐新闻来看,没几个人真正关注当当网的经营情况。李国庆将当当网的公章夺走后会对当当网的经营产生哪些影响呢?当当网的未来会怎样?

本是李国庆和俞渝的“夫妻之争”,而当当网却不幸被架在火上烤

权利的游戏

HBO《权力的游戏》大剧,揭露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权力大战。而李国庆与俞渝之间所争夺的,既有“权”,也有“利”。

1999年,李国庆和俞渝夫妇共同创办了当当网,此后,当当网一路高歌猛进,成为线上图书领域里的NO.1,2010年12月8日成功在纽交所上市。李国庆和俞渝成为夫妇创业成功的典范。

从《赢在当当》和《当当情缘》中仍能看到李国庆与俞渝二人的“和谐”。

然而,两人的“和谐”关系逐渐被撕裂。

企查查的信息显示,2018年8月30日,当当网新增了俞渝为执行董事,陈立均为监事。2019年12月14日,当当网的法人代表也由李国庆变更为俞渝,李国庆退出总经理,俞渝为执行董事+总经理。

李国庆退出,俞渝上位,彻底宣告了曾经的镜花水月。

2019年10月10日,李国庆逐渐在面对记者镜头的过程中,一怒之下,摔了水杯,由此将两人的关系彻底撕破。李国庆表达了对被“踢出”当当网的不满。

再到这次李国庆“抢”当当网公章事件,他与俞渝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

李国庆与俞渝之间,归根结底无非“权”、“利”二字。

李国庆与俞渝之间,归根结底无非“权”、“利”二字。

“权”是指当当网的控制权,李国庆此前曾表现出对当当网控制权不在意的态度,而是对被“扫地出门”的屈辱感,一种男人的尊严。

但李国庆对于当当网的控制权其实是非常在意的,这次夺走当当网的公章,就是冲着当当网控制权去的。

李国庆是当当网创始人以及前老板,应该说他对当当网的公章藏在哪里是非常熟悉的,以及公章是否会被作废等情况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里面就涉及到控制权问题。李国庆希望在离婚后能获得当当网的控制权,但俞渝如果一直采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李国庆的回归就遥遥无期。

另外,时间过长的话,李国庆的人很有可能逐渐被俞渝的人给替代,这样即使李国庆将来回到当当,也是有名无实。

因此,李国庆如果想要重新执掌当当,必须要快,最终演化成“抢”公章的形式。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控制权背后,仍然是看中“利”。

当当网方面曾表示“当当2018年销售116亿,经营利润4.7亿元。2019年预计经营利润6.1亿元,源于良好的资金情况,理财收益还会再贡献一亿。当当网无负债。”

2019年12月9日,俞渝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表示,2019年当当做到了销售、销量、利润三增长。

当当出版物事业部总经理张玲曾表示,截止2019年当当累计图书顾客超过3.5亿,年度活跃用户突破5000万。2019年当当网的人均购书频次实现近四年的首次增长,达3.93次,同比增长20%。

由此来看,尽管当当网于2016年退市,但当当网在砍掉一系列不相关业务后,反而将图书业务经营的欣欣向荣。

年100多亿销售额,经营利润四五亿,年度活跃用户5000万。若不与京东、阿里巴巴等巨头相比,当当网的成绩并不算差。

在当当网“权利”的诱惑下,李国庆自然不肯放弃,最终演变成一场服气间“权利”的争夺游戏。

早晚读书未达预期

“早晚读书如果做得好,李国庆何必来跟俞渝抢当当呢?”有网友评论。

早晚读书是李国庆于2019年6月的新创业项目,主打知识付费。

早晚读书是李国庆于2019年6月的新创业项目,主打知识付费。

在创办早晚读书的时候,李国庆的心气非常高。他曾说:“我二次创业,完全有能力,短则三年,慢则五年,利润和市值超过当当。当当年活跃用户是四千万,咱也得来四千万。人家利润五六个亿,咱也得超过它,这是小目标了,大目标是整个内容知识付费产业,应该有一次大的洗牌。”

当当网做了近20年才有现在的小成绩。而早晚读书却是一个全新的项目。2019年10月,李国庆与俞渝仍在互相爆料的时候,当当网还关闭了早晚读书的店铺,李国庆对此评论称,对方“霸道小气”。

李国庆做早晚读书的过程中,还是非常兢兢业业的。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早晚读书App上的“言之有李”频道中,与李国庆相关的视频片段就有45个,他的音频内容共有44节,每个音频内容的时长都在5分钟以上。

除亲自贡献内容外,李国庆还为早晚读书的“城市合伙人”计划奔波,出席过多个早晚读书城市活动大会。

与当当网现在的规模相比,早晚读书并未达到李国庆的预期。据郭静的互联网圈统计,早晚读书App在华为应用商店、豌豆荚、应用宝等安卓系应用商店中的累计下载量不足百万次,与当当网的3.5亿用户量差距很大。

李国庆对当当的“夺权”,从侧面也反映出李国庆在早晚读书项目上遇到的挫折。

当当网的用户量、商业模式、图书供应链都非常稳定,而早晚读书却要从零开始,一切都要靠自己打拼,知识付费又是一个非常耗时的业务,走得并不快。

早晚读书有一个很大的疑问是,李国庆曾在采访时表示曾拒绝了一些投资人,选择自掏腰包2500万。但据企查查的信息显示,李国庆在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中的持股比例仅为1%,认缴金额仅为50万元。李国庆并未解释自掏腰包2500万元与1%股权的问题,仅解释希望早晚读书全员持股。

一方面,李国庆二次创业后显然并未想到,现实并未按照他所预计的“三五年超过当当”方向发展,另一方面,他在早晚读书的持股比例仅1%,即使将来早晚读书做成了,他个人的收益也不会多,至少很难达到他在当当之中的收益。

一个是现成的,一个是未知的,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前者。李国庆是身在早晚,心系当当。

成立21年,当当仍只卖书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互联网开始萌芽,如今中国知名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腾讯均在当时成立,其中也包括当当。

1996年,李国庆和俞渝在美国相遇,因为情投意合,认识3个月的两人闪婚了。婚后,他们决定回国干一番事业,做一个中国的亚马逊。

1999年,当当网开始运营。后来吃掉当当大部分份额的京东CEO刘强东,当时还在中关村的档口卖光磁产品,当当网和卓越网几乎是代表中国最早的网购B2C平台。

此后的几年里,当当网的日子顺风顺水,一度成为网上第一大书店。

此后的几年里,当当网的日子顺风顺水,一度成为网上第一大书店。

2010年12月8日,当当网登陆纽交所,上市当天股价较发行价大涨86.94%,收报29.91美元,市值达23.3亿美元。

彼时的当当,占据中国网购市场40%的份额,但当当并没有一直“响当当”,在2016年退市时,当当网的市场份额仅有1.3%,可谓惨淡。

当当市场份额的急剧下滑,既有外部竞争对手的狙击,也有内部李国庆与俞渝商业理念的不合。

2010年,当当上市两天后,刘强东发起了针对当当的狙击,靠3C起家的京东,不仅火速上线图书项目,并且以“每本书比竞争对手便宜20%”、“京东图书5年不盈利”的战略突袭当当大本营。

当当自然不甘示弱,发力3C、精品百货、图书等业务。但在京东的精准狙击下,当当只能疲于应对,俞渝表示当时“被打得满地找牙”。

同时,上市后的俞渝和李国庆,对商业竞争也达不成共识。2014年,母婴和生鲜成为电商领域争夺的重点品类,李国庆和俞渝开始对当当进行分管,俞渝管理当当原有业务,李国庆则开拓电子书、实体书店、文创等新业务。

从2015年到2017年,李国庆分管的新业务为当当带来6000万元利润,但内部各自为政的模式,也在消耗当当的发展。

此后,极为看重利润的俞渝,经营重点也全部放在了图书品类上。据俞渝表示,一些出版社不仅在当当网上销售图书,同样也把全国配书的业务交给了当当。由此,2017年当当在前置仓的收入有1亿元以上。

“过去20年,当当销售额和利润年年增长,没有过财务、经营危机”,2019年2月,俞渝在接受《财新》的采访中说道。

俞渝公开了当当的经营数据,“2015年,当当净利润是9200万元;2016年是8600万元;2017年净利润是3亿元,这一年净利润增长260%。2018年,销售额118亿元,同比增加14.4%,净利润4.25亿元,增长34.9%”。

俞渝接管当当后,仍然将经营重点放在了图书上,收入七成仍在图书业务上,在图书品类上,当当仍占据中国市场40%。

当当100亿元出头的营收、4亿到5亿元的净利润、七成收入仍专注于图书业务。俞渝对“小而美”状态的满意,也许就是当当停滞不前的原因。

如今,成立已经12年的当当,仍旧是只卖图书。

当当老矣,尚能饭否

李国庆与俞渝的夺权“宫斗”愈演愈烈,然而,于当当而言,企业声誉一落千丈。

当天下午,当当甚至紧急发招聘需求,月薪5万招聘公关总监,“处理企业危机公关,将企业的形象及声誉损失降至最低”,招聘需求中写到。

当天下午,当当甚至紧急发招聘需求,月薪5万招聘公关总监

但是,一个公关总监是远远无法拯救当当的。

当当眼下的困境,受市场竞争格局所困,受资本所困,也受夫妻式治理模式所困。

经历过互联网泡沫的李国庆夫妻,对资金泡沫破灭的恐惧根深蒂固,财务背景的俞渝很会算账,她曾表示:“从成立之初我们就采取了谨慎的持平增长策略。”

这样的策略明显不适合那个时代。2010年前后,互联网行业到处是热钱,腾讯曾发来合作邀请,但当当拒绝了。而京东依靠资本的力量迅速做大,它接受了资本,10年融资近30亿美元,而谨慎的当当依然注重利润。

最终的结果是,价格战打了一年多,当当以失败告终,股价还跌了30%。

当当不是没想过改变,上市之后,李国庆也曾表示,上市以后对当当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钱,说要在低价的保证上,随时应对一切价格战。“我们对一切价格战的竞争者,都会采取报复性的还击”,他说。

但当当毕竟是一家上市公司,彼时的资本市场对盈利有着严苛的要求,很难说服一个美国投资人信服以亏损换增长的故事。因为价格战,好不容易盈利的当当在2011年又开始亏损,它的股价跌破发行价,之后再也没能恢复。

利润束缚了当当。2014年,当当恢复了盈利,但也放慢了增长。资本市场依旧相信亚马逊的故事,但刚刚上市的京东显然比当当更像亚马逊,这一年,京东的收入已经超过 1100 亿,当当的销售额才79.6亿元。

当当试图摆脱资本的束缚。2015年,李国庆和俞渝在 2015 年发起私有化要约,让当当退市。或许是阴差阳错,当当早已错过了最佳时机,当时中国的电商领域阿里、京东平分天下,当当不再扩张品类,而是成为了一家彻彻底底的书店,唯一的区别是,它开始布局线下,要在三至五年内线下开 1000 家书店。

私有化后,当当实际控制权戏剧性的发生了变化。

李国庆表示,“当年在美国上市的时候,管理层的占股是32%,其中我27.5%,俞渝5%。后来,当当私有化的时候,我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变成了五比五。后来俞渝建议双方各自拿一半股权给儿子,并代持了儿子手上的所有股权,最后俞渝持股64%,李国庆27.5%”。

卖身海航外加逐渐淡出管理层,或许都不是李国庆希望的。后来的一年多时间,李国庆和俞渝的纠纷就开始暴露在阳光下。接受媒体采访,公开对垒,独自打车去东城区法院起诉离婚,采访摔杯子等一系列操作,让人瞠目结舌。

夫妻二人似乎早就忘记了相遇时的甜蜜——初次见面,俞渝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了电影《庐山恋》里的郭凯敏,他是那种聪明、有主见的小伙子。我给他讲如何融资,他认真地用笔记下来,我一看就乐了。”

夫妻二人似乎早就忘记了相遇时的甜蜜

那张笔记纸,李国庆保存多年:“当时俞渝谈吐中显示出的才学与见识,震撼了我,只觉得她真是一个才女。”

感情不似当年,当当也早就不是一线梯队,其营收常年在百亿左右徘徊,与同年诞生的阿里巴巴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走过21年,如今的当当,犹如多年沉疴的病人,物理治疗只是隔靴搔痒,它需要的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大手术。

然而,至今为止,还没有找到主刀医生。而在此之前,21岁的当当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 李国庆抢公章上演狗血剧情,21岁当当老矣尚能饭否?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