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网红直播带假货最高可判十年,辛巴、郭美美、薇娅们要引以为戒了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直播带货已成为当下购物的热门方式。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网络红人或流量明星,在直播间进行商品线上展示、咨询答疑、导购销售等。直播带货在给消费者带来优惠与便利、给商家带来商机的同时,也暴露出诸多问题,比如辛巴燕窝事件、郭美美售有毒减肥药事件等等,亟须引起重视与警觉。

不久前,江苏省某法院审理了这样一起案件:2019年10月至2020年1月,管某租赁办公场地和仓库,向他人大量采购假冒国际品牌SK-II、DIOR、科颜氏、资生堂、兰蔻、阿玛尼等无包装、无中文标识的化妆品,并招聘网络主播、商品客服、仓库管理员等团队在阿里巴巴1688直播平台开设直播间,销售上述假冒注册商标的化妆品。至案发,管某团队累计销售金额38万余元,未销售货值金额42万元,违法所得11万余元。

经审理,法院认为,涉案注册商标在有效期内,依法受法律保护,管某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管某利用网红主播售假卖假,不仅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还侵犯了涉案商品权利人的权益,严重扰乱了社会市场秩序。根据管某的犯罪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等,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2万元;追缴的违法所得及扣押在案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予以没收。

网红直播带假货最高可判十年

网红直播带假货最高可判十年

我国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此外,网红或明星利用自己的流量优势,在直播带货过程中,对销售产品进行虚假宣传,存在明显的欺诈消费者行为,还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如果直播间所销售的商品存在假冒伪劣等情况,同样适用退一赔三的规定,购买者可以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要求退货、更换或修理;如果在销售的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销售金额在五万元以上即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

互联网经济是诚信经济,网络主播应当依法诚信经营,自觉遵守《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不得进行虚假宣传或从事其他违法活动,切实履行真实性、合法性义务;广大消费者也要增强自身知识结构,学习法律法规,避免盲从消费,提高自身法律素养,注重维权。

辛巴“假燕窝”被立案调查

近日,辛巴在直播间售卖“糖水燕窝”的一事引起热议,有消费者质疑辛巴徒弟时大漂亮直播间售卖的茗挚品牌“小金碗碗装燕窝冰糖即食燕窝”是糖水而非燕窝。11月6日,辛选官方微博对此事发布律师声明。11月19日,职业打假人王海发布一份检测报告,称辛选燕窝就是糖水。11月20日,辛选再次发布声明称已将产品送检。11月27日,辛巴承认所售燕窝产品存在问题并提出赔付方案,截至12月6日中午已向27270名消费者完成近2400万元的赔付。据悉,广州市白云区市监部门已经对辛巴假燕窝事件进行立案调查,或面临15年有期徒刑。

辛巴“假燕窝”被立案调查

郭美美售有毒减肥药

2020年12月,浦东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收到一条线索。有人在网上销售假减肥药。该制售窝点通过在网上发布广告进行宣传,吸引爱美女性。五花八门的产品、品种多多,消费者被其中的宣传话术所吸引,想通过“特效减肥类保健食品”让自己瘦出完美曲线。殊不知,自己买的减肥药中里添加了“西布曲明”的违禁成分,虽然有减肥的效果,但会对身体会造成伤害。

郭美美售有毒减肥药

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表示,近期,经侦支队民警经过前期数月的缜密侦查,在市局经侦总队的指导协助下,会同外高桥公安处及相关派出所,在多省多地统一开展收网行动,先后抓获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减肥类保健食品的嫌疑人曾某某、周某某、郭某某等75人。捣毁生产窝点3处、销售窝点24处,现场查获有毒有害减肥类保健食品65000余粒、生产原料约34公斤、生产设备3台以及外包装20000余件,涉案金额达5000万余元。现涉案嫌疑人因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警方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薇娅被质疑售卖山寨联名商品

“万物皆可Supreme.”这句时尚圈的调侃没想到真成了反讽。近日,深受大众信任的“顶流”主播薇娅在直播间售卖一款Supreme x GUZI联名挂脖小型风扇。薇娅当晚在直播间介绍,这是潮牌Supreme首次与国货品牌古姿联名合作商品,售价仅为198元,并多次强调该产品是美国联名,非香港代理。次日,时尚博主Abestyle公开质疑该款商品是山寨联名。“GUZI是个很不知名的国内小牌子,且正版Supreme也从未和任何国产品牌做过联名,更不会以198(元)卖。”

薇娅被质疑售卖山寨联名商品

薇娅意识到自己团队的选品失误后,迅速删除了直播回放。面对质疑,薇娅直播间回应称,“这是天猫国际官方小二推荐给我的。它不是我理想中的Supreme,我希望商家能够对所有买的人进行全额退款,不退货。”

据小葫芦大数据显示,在薇娅的该场直播中,这款“Supreme联名小风扇”售出了2.19万件,按照198元每件的价格,销售额高达433.62万元。

山寨货频频现身直播间

2020年1月,意大利轻奢品牌ASH曾发文声明,多名消费者和消费渠道投诉“薇娅viya高端定制女鞋”淘宝店仿冒制作ASH品牌旗下多项产品,并在“薇娅viya直播间”销售。针对此事,ASH已委托发表律师督促有关单位和个人立即停止违法行为,收回、销毁已经投入市场的抄袭假冒产品。

同年3月,原创设计品牌squarecircle也在微博上指控薇娅在直播中销售的一款针织开衫毛衣的款式、设计完全类似于squarecircle 2019年12月在淘宝官方店铺上线售卖的商品,只是用了品质较差的纱线替换,实为“山寨品”。

罗永浩、李诞等名人主播也曾被质疑过卖假货、山寨商品。去年底,有消费者质疑“交个朋友”直播间售卖的“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是假货。去年12月,罗永浩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称,其11月28日销售的“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部分送检后鉴定为非羊毛制品,对此,罗永浩相关公司承诺对“所有购买该产品的消费者,代为进行三倍赔付。”

假货、山寨货为何频频现身知名主播的直播间?“直播售假不外乎两种原因,一是主播团队在商业利益诱惑下明知故犯‘知假售假’,二是主播团队在品牌授权和管理规范上存在漏洞,或是审核能力不足导致合作售假问题出现。”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合伙人李伟华表示。记者注意到,罗永浩此前曾坦率地申明,“交个朋友”只是一个200多人的小型电商服务机构,审核能力难以超越大型电商平台,不敢承诺做到百分之百无假货。

某短视频KOL交易平台副总裁李倪对记者表示,直播售假现象之所以频繁出现,最核心的问题在于直播团队对产品和供应链的控制力度不够强。“但这并不能成为主播推卸责任的理由,售假无论有心还是无意,假货就是假货。”

山寨货频频现身直播间

带货主播应承担审核责任

在直播带货中,如何界定带货主播的责任?“不敢承诺做到百分之百无假货”能否成为主播免责的“挡箭牌”?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对记者表示,产品质量货不对板,主播在直播间兜售“三无”产品、假冒伪劣商品等,均涉及到合同违约,消费欺诈等问题。“主播作为广告代言人应该使用过所代言的产品,作为广告发布者应该审查广告内容的真假与合法性,否则要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记者注意到,去年最高人民法院披露了一则北京互联网法院的判例。消费者王某某出于对主播许某某的信任,通过直播间购买了其私下销售的手机,收货之后发现是山寨手机,沟通无果后将许某某及其所在的直播平台告上法庭,法院判决主播承担赔偿责任。业内也有专家提出了“明星直播营销视同参与者”来避免法律责任旁落的建议。

5月25日,《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正式施行,这是国内第一个关于网络视频营销活动的自律规范,对直播行为划定了8条红线,突出直播间5个重点环节管理,对直播营销活动相关广告合规、直播营销场所、互动内容管理、商品服务供应商信息核验、消费者权益保护责任、网络虚拟形象使用提出明确要求。这意味着,主播“卖货冲前头,出事躲最后”的乱象有望得到进一步解决。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 网红直播带假货最高可判十年,辛巴、郭美美、薇娅们要引以为戒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