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日军731部队的每一个实验都令人发指

在抗日战争时期,731部队伪装成一个水净化部队,但是它本质上是一个细菌工厂,目的是为了用活人实验炭疽病菌干粉,进而实行细菌战,甚至进行种族灭绝。

其中的项目负责人石井四郎最为得意的一项“成果”便是将宪兵警察逮捕的中国爱国人士当作实验的“木头”(日语:马路大)即活人实验品。

731部队伪装成一个水净化部队,但是它本质上是一个细菌工厂

一些研究者认为超过10000名中国人,朝鲜人,苏联人以及战俘在731部队的实验中被害。

一些研究者认为超过10000名中国人,朝鲜人,苏联人以及战俘在731部队的实验中被害。

日本作家森村诚一在《恶魔的饱食》中详细记录了731部队对一位中国少年进行残忍的解剖实验的全过程,其行径令人发指。

这位中国少年年龄约为十二三岁。他按照命令脱光了上身,躺在解剖台上。这位少年还不知道自己身上即将发生什么事情。

然后脱掉他的裤子…

他们首先把浸透了哥罗仿(麻醉药)的脱脂棉捂在那个躺着的中国少年的嘴和鼻子上进行了全身麻醉。然后再用酒精擦干净少年的身体。

一位资深的雇员从围绕着解剖台的田部班成员中走出来,手握手术刀靠近这个少年,然后他沿着少年的胸腔用手术刀开出了一个Y字型。

再用止血钳进行止血,鲜血不停地流出,露出了白色的脂肪,活体解剖便开始了。

“少年并不是马路大…孩子并没有进行什么抗日运动。后来,我才知道解剖他是为了取得一个健康的男少年的心脏。由于这个缘故,这个少年就活活地被解剖了…”

后来,一个原731部队人员回忆当时解剖情境时这样说道。

从这个沉睡的少年身上依次取出肠、胰、肝、肾、胃等各种内脏,分别计量之后把它们丢进了桶里。

放在计量器上的内脏还在蠕动,所以指针在摇摆,队员很难看准刻度。

接着他们又把丢进桶里的内脏放到一个装有福尔马林液的大玻璃容器里,盖上盖子。沾满少年体液的手术刀闪闪发光。

由于雇员熟练的“执刀”,少年的上半身在流血中几乎变得空无一物了。

取出的内脏,泡在福尔马林液中,还在不断地抽动,进行着收缩运动。

“喂,还活着呢…”

不知是谁这样说道。

取掉胃,切除肺部之后,中国少年只剩下头部。

一人把它固定在解剖台上,在耳部到鼻子之间,横切了一刀。

在剥开头皮之后,开始锯头,头盖骨被锯成三角形之后取了下来,露出了脑子。

部队人员用手插入柔软的保护膜,像取豆腐般地把少年的脑子取了出来,又迅速地放入装有福尔马林液的容器中,解剖台上的少年只剩下四肢和一副空躯壳了。

到此,解剖结束。

“拿走!”

一旁的人员把装有少年内脏的容器一个个地拿走,而对这个被迫死去的少年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在他们看来,少年只不过是摆在恶魔餐桌上的一块肉而已。

队员双手捧着玻璃容器在走廊上一走,由于摇晃,内脏在溶液里不时作响,收缩了起来。

由于容器重,生怕摔倒,他们使出全身的力气,捧着它,缓慢地走着…

将要进入青春期的这个中国少年的姓名,恐怕同无数“马路大”一样,至今无人知晓,他本人也不会知道自己被活生生地解剖的理由。

在被迫短短的假寐状态中,他丧失了一切…

这样令人发指的人体实验并没有满足日本帝国主义的变态之心。

在731部队里面,更加血腥的实验在一项项的进行,比如下面的”母性实验“,恐怖到令人难以想象!

让一个母亲抱着自己的孩子进入密闭的房间,然后加热地板。

观察抱着孩子的母亲会不会因为忍受不了高温,选择将孩子踩在脚下暂时避热……

另外一位原731部队人员说道:

“母亲个子不高,一头金发,30岁左右;那个女孩最多不过三四岁…两个人穿的都是白色裙子。我们问,拉她们来这里干什么?回答是:’部队再不撤退不行了,你们给处理掉吧…于是我们把母女两人架上了台车,没有给她们戴手铐,也没有把她们绑在柱子上,就推进了实验室……”

这位人员断断续续地说道:“即将往室内送毒气时,偎依在母亲脚下的那个女孩还抬起头来,从玻璃屋内以好奇的目光环视着四周。母亲用双手静静地按着这颗放射出天真目光的褐色头发的小脑袋。这时,女孩把头贴在母亲的怀里,一动也不动…正在这时,毒气喷射进来了。”

“在玻璃屋里,这位母亲尽力把孩子的头按在地上,拼命用自己矮小的躯体庇护着孩子,然而,不断喷进室内的氰酸毒气像一只魔爪,先夺走了女孩的生命,接着又把这位母亲杀死了。”

“可怜的母女俩人紧紧地靠在一起先后断气了。母亲的手始终放在女儿的头上。真是残酷极了!当时我的工作是…握秒表,测母女咽气的时间…”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遗址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武器研究、实验及制造基地,是日本军国主义违背国际公约,用活人进行冻伤、细菌感染、毒气实验的大本营,是发动细菌战争的策源地,是日本对外侵略扩张、掠夺资源、践踏中国主权的重要罪证。

关于731部队的纪录片很多,包括日本NHK 电视台制作的《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者与人体实验》在这个50分钟的纪录片里,记录了日军种种酷刑。

日本NHK 电视台制作的《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者与人体实验》在这个50分钟的纪录片里,记录了日军种种酷刑。

日军首先将伤寒细菌注入水果中,在检测到细菌繁殖成功后,就给囚犯吃下这些水果。

他们之后还会将囚犯关进房间,散布鼠疫病菌,致使囚犯全部感染细菌。

囚犯感染细菌后,他们就进行医疗实验,随意的切割器官观察测试,不给囚犯任何止痛措施。

他们将孩子活生生地解剖,拿出内脏称量,放到福尔马林瓶子里时,孩子的心脏还在跳动。

更多被活体解剖的人,在解剖结束后,已经看不出人形,只剩一堆肉。

这些被用于人体实验的囚犯,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1942年,为检定疫苗的抵抗力和实验鼠疫菌的毒性,他们曾把许多中国人注射鼠疫的各种疫苗,然后便在“测验免疫能”的名目下,采取大量血液,最后注射鼠疫菌使之感染而丧命。

此外,731部队为测定细菌毒性,为利用生物体加强毒性,为实验感染流行性出血热,或为实验毒物即在实验毒物致死量的比较方面,也杀害过不少中国人。

五六名戴着镣铐的中国人被日本兵从卡车上拉下来,倒背着双手,绑在间距为20米的几个木桩上。

数十分钟后,低空飞行的小型运输机将炭疽弹投向木桩附近。

这几名中国人迅速被炭疽粉末包围,他们或是吸入了粉末而感染了肺炭疽,或是由于弹片划伤皮肤而感染皮肤炭疽。

随后,这几名感染者便被带到了部队的实验室里。

日军的细菌专家在对他们进行了各种“治疗”之后,残酷地将他们杀害。

而尸体则放到解剖室中,供病理解剖之用。

同时731还实行一种叫做“火焰喷射器”的实验,就是把试验者关到废弃的装甲车内,用火焰喷射器烤之,以此检验火焰喷射器的威力。

还有“冻伤实验”,将囚犯赶到东北冬天的室外,他们的四肢冻得梆硬,用木棍敲起来都铿铿作响才算到位。

再把他们的已经冻得坏死的皮肉泡进热水里解冻。

因为极度的冻伤,最终四肢皮开肉绽,骨肉分离,最终拖着已成白骨的双手进了焚尸炉。

因为极度的冻伤,最终四肢皮开肉绽,骨肉分离

在731部队存在的10多年间,主要进行了鼠疫、伤寒、霍乱、炭疽、冻伤以及结核、梅毒、耐热、饥饿、断水、毒气等实验。

先后有数以万计的健康人惨死在实验室和实验场上。

因此当时这里被称为“食人魔窟”。

我们以炭疽杆菌为例。

这种细菌会引起炭疽病,感染之后皮肤会出现红斑,丘疹,水泡,继而中央坏死形成溃疡性黑色焦痂,周围组织非凹陷性水肿,主要病理改变为各脏器、组织的出血性浸润、坏死和水肿。皮肤炭疽呈痈样病灶,皮肤上可见界限分明的红色浸润,中央隆起呈炭样黑色痂皮,四周为凝固性坏死。炭疽菌可以通过接触传播或者空气传播,极难杀死,被感染者极度痛苦,在当时医疗条件下致死率极高。

一部俄罗斯人拍摄的长片《刀的哲学》,本片采取剧情和记录的手法制作,素材来自前苏联军事翻译人员Anatoliy Protasov.

这部片子可以说拍摄的十分血腥和残忍,其他的任何禁片和它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但是不得不说,历史也许比我们想象的更血腥和残忍,这部片子里呈现的实验内容主要有:

  • 解剖孕妇
  • 射线照射
  • 拔牙试验(满口拔掉)
  • 水蒸气试验(把人放进蒸汽室中灼伤)
  • 制作骨骼标本
  • 武器性能试验(火焰喷射器)
  • 头部细菌侵蚀试验
  • 体内埋置生物实验(把虫子放进女人下体,虫子携带各类细菌)
  • 锯四肢试验(直接用钢锯)
  • 冷冻试验(在冬天室外裸体,并往人身上泼水,然后放入热水中)
  • 切除子宫试验
  • 切割脸皮试验(用刀活剥然后重新贴合)
  • 炭疽菌试验
  • 脊柱反应试验(用到把背部切开,然后用两个钩子吊起脊椎,插入正负极电流)
  • 电流试验(把电线深入人的口中)
  • 真空低压试验”(把人放到低压舱里)

是不是每一个试验名字就很让人害怕?

那些试验者遭受的虐待,我们不敢想象。

而如今的日本政府在篡改历史教科书,避而不谈南京大屠杀,否认慰安妇问题……

死者长已矣,生者当勉励,勿忘国耻!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 日军731部队的每一个实验都令人发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