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道森身亡事件:生死之外,再无大事

2021.12.2 天涯杂谈 894

鹿道森,很遗憾通过这种方式知道这个陌生的名字,在这之前,我从来不知道这个人,即使是现在,我也只知道他是一个摄影师而已。然而,看到他的遗体被打捞上岸的消息,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奇怪而又难受的感觉。

无他,同龄人尔。

鹿道森身亡事件:生死之外,再无大事

生死之外,再无大事

记得第一次接触同龄人生死方面的消息就是在知乎上,大概2年前,偶尔刷到一篇文章,文章的标题大概是“20多岁有75万的存款是什么体验”之类的。乍一看到这个标题的时候,十分惊讶于这位老兄的陶朱手段,但是当我点开文章之后,出现的赫然是一张保险理赔单,理赔的原因是癌症。那一瞬间,我第一次感受到死亡原来离自己并不遥远,这种感觉并不是来自空间上,而是时间上—原来20多岁也会死。

无独有偶,就在今年上半年,朋友圈里传出一则消息,母校的一位研究生师姐确诊患癌,癌细胞已经转移到肺部,一阵唏嘘之后,我能做的也就只是捐一点善款而已,甚至不知道这位师姐现在还在不在人世。

相信大家都听过这样一句话“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到”,但是我们大多人从来只知道等待明天,却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意外在明天之前到来,我们的生活会变得如何,因为很少有人意识到,“意外”会找上自己。但意外之所以叫意外,不就是因为它是意外吗?而且,能称得上意外的意外,大抵是生死意外了。

然而,死亡,却从来不仅仅是意外。比如前些日子直播喝农药的某主播,她的死是意外吗?是心灰意冷的抉择吗?我不知道,恐怕也没人知道真正原因了,因为她已经死了,死在一场对自己极其残忍极不负责又极可悲的直播中。

鹿道森身亡事件:生死之外,再无大事

曾在网上看到一句话:人活着,生的历程,比结果更重要。

人的一生有多长,可以经历多少事情呢?从出生到进学,从工作到结婚,从孩子到退休。似乎一切都是在某种特定的力量推动下,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从小我们就接受这样的教育,好好学习,考好大学,找好工作……如果出现这样一种声音:以后哪怕去要饭也行,饿不死就好,几乎就是离经叛道,罪不可恕了。然而无论是哪一种,最终不都是为了活着吗?前者是让我们好好活着,后者让我们只要活着。

佛家说众生平等是有道理的,从某种层面上说,一条狗的一生和人的一生有什么不一样?对比之后发现都只是四个字“生老病死”而已,最大的区别或许就是狗比较人来说,更加容易获得快乐吧,因为它们只要有肉就很快乐了。

这就要谈到另外一个问题了,为什么你不快乐?

我曾经认为一个人不快乐,大抵是因为“爱而不得”,既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正如刚才所说,人的快乐要复杂的多,并不是有肉吃就会快乐。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平时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深闺大小姐,毕业的时候,当我们都忙的团团转的时候,她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国留学了,现在经常看到她和男朋友在欧洲各地旅游的朋友圈。我有时也会感到“嫉妒”,没错,就是嫉妒,她的学习成绩,工作表现明明都不如我,为什么她可以活得如此光鲜亮丽?

你奋斗的终点或许就是别人的起点,道理大家都懂,但是当触发到某根敏感的神经时,有多少人可以平心静气的接受呢?至少目前的我是做不到的,所以在这点上我不快乐!我不快乐能怎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至少不能选择死亡。说实话,我并不畏惧死亡本身,但是我畏惧我死亡后的结果。“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说起来潇洒,却是极不负责任的,这种将痛苦留给活着的人的行为也是十分卑鄙的,况且仔细想想,我活的也还不赖,所以我为什么要死?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部戏,主角便是自己。在我的戏里,大学毕业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就算不是最亮的仔,那也是一颗很亮的仔。但是当我毕业之后发现,除了我自己,其实我一无所有,还有什么理由不善待自己呢?真正精彩的戏文就是当我们从自己的戏里走进现实的时候,精彩依旧。而我们畏惧的大抵是,别人都已经把“精彩”带到生活中了,而自己还在戏里。

但是,无论戏里戏外,除却生死,再无大事。

鹿道森离世,愿每个年轻人都被善待

鹿道森离世,愿每个年轻人都被善待

这是一场悲剧,全网寻人,最终却未能挽回他的生命。过程中,鹿道森的遗书也在网路上公开,从遗书中可以看出,他的一生确实有太多沉重。家庭教育谈不上成功,母亲控制欲太强,父亲不负责任;在学校时因「很乖很礼貌」而遭受校园霸凌;工作後事业没有多少起色。层层重压让他不堪重负。

鹿道森对自己有个多元的角色定义——「农村,留守儿童,山区孩子,校园霸凌经历者,摄影创作人,独居青年,追梦的人」。他的这些标签单独拿出来,和很多年轻人是重叠的;他艰难的经历,不少年轻人也有切身体会。

鹿道森的遭遇令人唏嘘,但他的追问也值得聆听,年轻人需要被善待。比如他呼吁「请停止校园霸凌吧」,他希望父母能多给子女关心、减少「语言的暴力」,这些也是备受关注的社会议题。鹿道森的悲剧以个案的方式提醒着我们,这些关键问题在决定年轻人命运时的分量,而这也需要社会以更坚决的态度迎难而上。

有时生活真的很难,但也请相信社会终究是善意的。鹿道森在遗书中说自己孤独、缺爱,但他可能无法看到这一幕:在他发出信息后,无数的网友在寻找他,人们不愿意看到一位年轻人就这麽逝去,哪怕并不认识。这大概是在生活粗粝一面之下,人性中最淳朴的善良,人们不忍直视生命的悲剧,总是希望能给予些许微光。人性之善,终究是在场的。

生活免不了坎坷,孤独、寂寞,可能都是难以排解的痛楚。但可贵之生命,易逝之人生,是我们绝难轻易舍弃的。鹿道森的离世已不可挽回,但希望年轻人都能坚强,那些艰难终会过去,你们面临的问题并非没有人聆听,社会终究会在一条共同的底线之上,一起面对生活中的风风雨雨。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