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死刑!“重庆姐弟被生父扔下楼坠亡”案一审宣判

据重庆市第五中级法院消息,2021年12月28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波、叶诚尘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的撤诉申请,依法裁定准许。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张波与被告人叶诚尘共谋,采取制造意外高坠方式,故意非法剥夺张波两名亲生未成年子女的生命,致二人死亡,张波、叶诚尘的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在共同犯罪中,张波积极参与共谋,设计将女儿接到家中,直接实施杀害两名亲生子女的行为;叶诚尘积极追求二被害人死亡的发生,多次以自己和家人不能接受张波有小孩为由,催促张波杀死两名小孩,并在张波犹豫不决的情况下,逼迫张波实施杀人行为,最终促使张波直接实施故意杀人犯罪行为,与张波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相当。二被告人的行为突破了法律底线、道德底线、人伦底线,作案动机特别卑劣,主观恶性极深,作案手段特别残忍,犯罪情节、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依法应当严惩。

被告人及被害人亲属,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和社会各界群众旁听了宣判。

死刑!“重庆姐弟被生父扔下楼坠亡”案一审宣判

此前消息:

2020年11月2日,重庆南岸区弹子石锦江华府小区,一对分别为3岁和2岁的小姐弟从15楼家中坠亡,其父亲张某赶下楼撞墙痛哭。然而警方调查发现,两个孩子是被人扔下楼的,且嫌疑人正是张某。张某为讨女友叶某某的欢心以与其结婚,进而与叶某某合谋杀害自己的亲生儿女。

姐弟坠亡案生母:前夫有悔改,其女友推卸责任无悔改之心

朴素的价值观和法律追求的公平正义是相符合的

虎毒不食子 但是这对男女的行为已经脚踏了作为亲生父母 作为成年人的基本理性。

自古奸情出人命 这个事情不但是乱搞男女关系的问题 还有残害孩童的问题。

为什么不同意废死 就是因为这类犯罪分子的心性 狠毒已经超越了人的底线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不杀不足以扞卫法律的尊严。

她们不害怕法律,他们只是畏惧死亡。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张波与被告人叶诚尘共谋,采取制造意外高坠方式,故意非法剥夺张波两名亲生未成年子女的生命,致二人死亡,张波、叶诚尘的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在共同犯罪中,张波积极参与共谋,设计将女儿接到家中,直接实施杀害两名亲生子女的行为;叶诚尘积极追求二被害人死亡的发生,多次以自己和家人不能接受张波有小孩为由,催促张波杀死两名小孩,并在张波犹豫不决的情况下,逼迫张波实施杀人行为,最终促使张波直接实施故意杀人犯罪行为,与张波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相当。二被告人的行为突破了法律底线、道德底线、人伦底线,作案动机特别卑劣,主观恶性极深,作案手段特别残忍,犯罪情节、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依法应当严惩。

重庆姐弟坠亡案两被告聊天记录曝光

案发后,民警对2人的手机提取、扣押后,经技术部门恢复1.7万余条微信聊天记录,发现二人为扫清结婚障碍产生处理掉两个孩子的想法,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2020年10月20日,见张波还未对孩子下手,叶诚尘在微信中提出:“说去说来都是你那2个包袱的问题”、“本来就不该存在呀他们”。

重庆姐弟坠亡案两被告聊天记录曝光

重庆姐弟坠亡案详情

庭审前一天,12月27日,原告陈美霖在一家咖啡馆接受了多家媒体采访,讲述了她与前夫张波从相恋、结婚生子、离婚……再到一双儿女被前夫及前夫女友杀害后的心路历程。

陈美霖正在接受媒体采访

陈美霖正在接受媒体采访

婚姻

“朋友莫名其妙将我们撮合在一起了!”

陈美霖现在回忆起和张波的婚姻满是后悔。

“我后悔和他相恋,毁了我的一生。”

2017年上半年,陈美霖新换了一个在一家小贷公司的工作,岗位是张波以往的岗位。

“我最开始很反感他,他像小混混,给我不得体的感觉,我和他话都没有说几句,就被大家撮合了。”

后来,张波的猛烈追求和温柔体贴,深深打动了陈美霖。

张波出生于重庆市长寿区一个农村家庭,小学学历,很早就到社会上打拼。爱穿花哨的紧身衣,身高超一米八,体型偏瘦。陈美霖父母以往都是收入稳定的职工,她小时候曾上过各种兴趣班,生活没有遭受什么大的挫折,一直很顺利。

陈美霖的父母觉得张波“不靠谱”,反对女儿的恋情,陈美霖身边很多朋友都不支持,但陈美霖觉得张波特别有上进心,人很聪明。

“其实那时候我认识的张波,展现的不是真实的样子。”

陈美霖如今回想,以往张波的朋友就跟她说过,她不在的时候,张波不是这样的。

“但当时我是信任他的。”

两人交往没几个月,陈美霖意外怀孕,当时她正处于事业上升期。陈美霖选择和她爱的人组建家庭。那场婚礼,没有彩礼,陈美霖父母还承担了酒宴费用。

“我都觉得自己傻。说真的,这段婚姻,不管是生活习惯、文化水平等等,我和张波都不是在一个水平线上的。但是我就是很爱他,想跟他在一起。”

陈美霖眼中的婚姻生活,是过那种普普通通的日子。

“我父母经常给我讲,你有什么样的经济能力就过什么条件的生活。”

陈美霖和两个孩子

陈美霖和两个孩子

新婚之后,各种矛盾接踵而至。

陈美霖不习惯张波母亲满口脏话的讲话方式,不习惯张波的男性亲属长期寄居在本就不大的套二客厅,夫妻之间也会因为一些家庭琐事发生争吵。大女儿雪雪出生后不久,陈美霖一家就搬到了江北区的娘家,也是这个时期,张波与他人合伙开了一家小贷公司。

在陈美霖看来,从那时候开始,张波整个人变了。

陈美霖怀孕生子,一直希望张波能早些回家陪伴她,但张波认为陈美霖不体谅他,他在外面需左右逢源打拼事业,每天都忙到很晚,都是为了家庭,两人经常因此发生争吵。

“张波在工作上是有目的性的,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性的。”

陈美霖的认知中,张波以往的工作就是赚银行和客户中间的服务费,但是并不规范,她曾劝张波找一份正经的工作,但他觉得自己文化水平低,不能做啥,而他自己开担保公司时,月收入都在2万元以上。

她甚至觉得,张波和她结婚也是有目的性的。

“我觉得这就是一场骗局,他很聪明,心思缜密,我和他离婚后,反思这段感情,我才知道。”

陈美霖认为,张波开公司后,认识一些做工程发家致富的人,这些人往往年龄比较大了。他的野心开始膨胀,想过有钱人的生活,突然面子观念变得很重。

大女儿雪雪出生后不久,陈美霖发现自己又意外怀孕,她选择将孩子生下。张波平日疏于照顾孩子,还在儿子生病住院后提出离婚。2020年2月,因张波出轨,两人正式离婚。离婚时和张波协商,两个孩子均归陈美霖抚养,洋洋先交由张波和张波妈妈照看至6岁,此后洋洋转由陈美霖抚养。

第三者

陈美霖记得,她在和张波办理离婚时,张波曾谈到,叶诚尘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人,他担心叶诚尘在外面找人伤害他妈妈和家人。

“如果把叶诚尘逼急了,她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而在法庭上,叶诚尘则称,张波逼着她和他交往,如果不交往张波就会找人杀她全家。张波还曾跟陈美霖讲起,张波和叶诚尘有时会打架,有时还打出血。

在陈美霖眼中,张波与叶诚尘交往也是带有目的性的。

两个小孩跟叶诚尘相比,叶诚尘在他内心更加重要。张波的收入不低,但是离婚协议中应付孩子的抚养费不给付,也不怎么给张波自己的母亲花钱,但是会给满身奢侈品的叶诚尘花钱,过“520”时,会借钱给叶诚尘准备一个装满现金的礼盒。

这是因为叶诚尘家境富裕。

“比如说张波有什么项目,可以通过叶诚尘帮他找人对接。对他来说,叶诚尘有利用价值。”

陈美霖前期通过警方和法院庭审了解到,叶诚尘曾对张波谈起,说给洋洋算过命,洋洋活不了多久就会死,之后叶诚尘多次向张波提起要弄死孩子的事情,并告诉张波,叶母不同意她和有孩子的人交往,两人要在一起的话张波就不能有孩子。张波也曾在网页上搜索过小孩高坠的相关新闻。

事发小区

事发小区

2021年7月26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以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美霖要求赔偿一案。陈美霖当庭表示撤回附带民事诉讼,要求严惩二被告人。

陈美霖至今仍记得,在7月的法庭上,张波几乎处于“放弃辩护”的状态,面对检方的指控和法官的问询,他很少说话。只有谈到案发前叶诚尘割腕的细节,张波和叶诚尘各执一词。

张波表示,叶诚尘以割腕相逼,让自己动手,而叶诚尘则表示自己是被张波逼迫才在一起谈恋爱,她认为张波本不会下手,割腕只是想张波知难而退,主动分手。

叶诚尘和她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故意杀人系张波所为,叶诚尘系从犯。

叶诚尘在庭上受审时哭泣,陈美霖认为这不是发自对两个孩子去世的忏悔,而是他们担心自己被判死刑,害怕而哭。

在陈美霖内心,在一审宣判前,她觉得张波对自己的两个孩子下手,极其恶毒,被判处死刑的可能性极大,她希望叶诚尘也应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在一审开庭前,法院工作人员告知陈美霖,叶诚尘的家属愿意赔偿30万元,希望能获取她的谅解,被她拒绝。后来法院工作人员又告知她,叶诚尘的家属愿意在30万元的基础再增加赔偿。

“无论他们给多少钱我都不能接受,拿这点钱买我两个孩子的命,我的良心过得去吗。”

陈美霖表示,除非张波、叶诚尘都被判死刑,否则她觉得每一天都难熬。

儿女

刚刚获知孩子去世的那几天,陈美霖一直无法入睡,一闭上眼睛就开始想孩子,靠安眠药入睡。

平日里,她说话温和,总带着笑容,在谈到这段过往时她会笑称自己很“佛系”,孩子去世后,她将两个孩子的骨灰安放在重庆北碚区的一处寺庙里。

每过一两周,她都会驱车前往寺庙,到了那里,她就泪流不止。

有时,陈美霖和陈母也会梦到两个孩子。第一次梦到女儿时,女儿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有时她也梦见两个孩子背靠着她,但是她伸手想拉孩子又无法触及。

对飞入她家的蜻蜓、蝴蝶、鸽子等小生物,她都会静静地观察它们来了又走,看到这些突来的访客,她都会想起自己的孩子。

在得知孩子的死涉及刑事案件后,她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表一些思念孩子、指控张波、叶诚尘杀害孩子的视频。这是她情绪疏通的一个出口,另外也想有人关注到此事,帮助她。

7月以来,多家媒体找到她,她每次都是用温和的语气讲述这件事,每每说到两个小孩时,她的眼泪仍止不住掉落。

陈美霖以前喜欢看有关心理学的书籍,现在她更加喜欢那些研究人性的书籍。看了这些书籍后,她开始觉得不能将自己身上的有些负面情绪带给别人。所以现在她每次和朋友出去玩,只要对方不主动提及孩子的事情,她都会开开心心和朋友一起玩。

“我的世界已经被张波毁了,我以后怎么过,我是懵的,我只能活在当下,我没有考虑过我的未来,只希望现在能正常生活。”

经历这件事,她对异性甚至不再信任,更多关注案件本身。

据此前报道,当地检察院指控,2020年11月2日下午3点半左右,张波涉嫌与叶诚尘合谋,他趁重庆南岸区锦江华府小区的家中无其他大人之际,将自己亲生的两个幼童(大女儿雪雪两岁半,小儿子洋洋一岁半)从15楼次卧的窗户扔下,致两名小孩经抢救无效死亡。

案发后,锦江华府小区多名居民前往两个小孩坠楼处,看见张波穿着睡衣、打着赤脚一边撞墙一边哭泣,因为张波家的次卧未安装防盗窗,很多人都以为这是一起家长监护不到位导致的意外。

但两个孩子的母亲陈美霖对孩子的死亡原因保持怀疑。2017年8月17日,陈美霖因意外怀孕,与相识半年多的张波结婚,婚后先后生育大女儿雪雪和小儿子洋洋,大女儿雪雪一直由居住在江北区的曹女士帮助抚养。

陈美霖表示,张波在案发前很少关心过两个孩子,雪雪因为很少见到张波,一度不认识自己的爸爸。

据陈美霖提供的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起诉书显示,经检方查明,2019年4月,张波向陈美霖提出离婚,并在与网友叶诚尘见面后,隐瞒自己已婚已育的身份追求叶诚尘,同年8月,与叶诚尘确认关系,同年年底,叶诚尘通过他人得知张波有孩子,仍与张波往来。

2020年2月26日,张波与陈美霖协议离婚,双方约定,雪雪由陈美霖抚养,儿子洋洋在6岁前归张波抚养,6岁后归陈美霖抚养,且张波需向陈美霖支付80万元作为补偿。

离婚后,雪雪一直随陈美霖和陈美霖的父母生活在江北区某小区,洋洋跟随张波和张波母亲生活中在锦江华府小区。

同时,叶诚尘多次向张波表示自己及父母不能接受张波有小孩的事实,如张波有小孩就不会和张波在一起。

起诉书内容还显示,自2020年2月左右,张波和叶诚尘就多次通过面谈、微信聊天等方式共谋杀害两个小孩的办法,并商定采用意外高坠的方式杀死雪雪和洋洋,同年6月,叶诚尘多次通过微信催促张波作案。

2020年6月下旬至2020年9月中旬,张波、叶诚尘发生争执分手,9月中旬张波主动联系叶诚尘,两人和好后,仍共谋杀害两个小孩。

10月,两人商定以给雪雪买衣服为由,将雪雪接至家中伺机作案,10月25日,张波主动联系陈美霖将雪雪接到家中,因陈美霖一直在场未作案。期间,叶诚尘让张波将雪雪留下过夜,张表示自己在找机会,计划下周动手。

2020年11月1日,张波再次主动联系陈美霖接雪雪到锦江华府家中,当晚雪雪留宿家中,但张波妈妈在家,张波没有作案而是赶往长寿区与叶诚尘见面,11月2日上午10点,张波回到家中,并在下午3点半左右,趁张波的妈妈外出之际,将在次卧玩耍的雪雪和洋洋双腿抱住,一起从次卧飘窗窗户处扔到楼下,后致雪雪和洋洋死亡。11月10日张波、叶诚尘均被当地公安抓获,后被移送至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起诉。

2021年7月26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以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即陈美霖)要求赔偿一案。

在最后陈述阶段,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当庭表示撤回附带民事诉讼,要求严惩二被告人。

最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来源:综合网络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 死刑!“重庆姐弟被生父扔下楼坠亡”案一审宣判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