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网站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

刘擎:我不反对应试教育,但赢在起跑线,可能输在终点

文/刘擎

刘擎:我不反对应试教育,但赢在起跑线,可能输在终点

编者按:最近,天津市一周时间内发生了七起学生自杀的事件冲上热搜。从网上得到的信息来看,家庭教育、学习压力是引发悲剧的主要原因。现代教育模式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也付出了代价。今天我们刊发刘擎教授的文章,听听他怎样说教育的作用和目的。

01.“赢在起点”,可能“输在终点”

当然,我并不是反对应试,支持家长、老师一味地“放养”孩子,事实上我个人觉得,应试其实是需要的,但是不是可以换一种模式?比如,就语文教育而言,如果老师一个学期扎扎实实地给学生讲好几篇文章(比如5篇),从谋篇布局到遣词造句,让孩子充分地理解文章的深意就已经很好了。

到了高三再启动应试模式,让孩子带着饱满的精神,对学习的热爱,进入一个“应试游戏”的模式,这样是不是效果会更好呢?家长们总是喜欢说“赢在起跑线上”,但我会有这样的疑问,如果在前期过分地透支了孩子的能量,最后会不会“输在终点”?

我发现,我们的教育有时候只问一个孩子的表现而不在乎他的为人。现在的老师和家长喜欢去问孩子“你将来要从事什么工作”,但不太去问孩子“你将来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因为当今社会的年轻人信奉力量,都渴望要“赢”,这样的情绪连带着带来的影响就是家长极度的焦虑,由此造成的悲剧我们已经屡见不鲜。

这样的家长传递给孩子的是负担,是“有条件”的爱。那些不计代价为孩子的教育出钱出力,为了买学区房甚至可以“散尽家财”的家长,其实就像是赌徒,他们无法接受自己的不成功,然后把对自己人生的不满施加给下一代,要求孩子代替他们在人生道路上扳回一局。

但这样的家长,其实对“成功”的理解是错误的,他们把成功看作是自己在社会上的地位、身份、等级,同时要求孩子必须要代替自己实现进步,或者至少决不能后退。于是,教师就成为了最辛苦的职业。问题出在哪了?我想,我们可以来反思一些化约主义的逻辑。

02.什么是化约主义

简单来说,化约主义就是把一件比较复杂的事情简化为一件事情,听上去好像两件事很像,但扭曲了事物本身的面目。

比如,我们可能会说工作就是为了赚钱,这样说听上去好像没错,但这么说损失了工作的很多意义,尤其是劳动本身的意义。马克思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如果我们只是把工作简化为赚钱的工具,这就是化约主义。

家长的化约主义就是认为孩子的幸福生活就是要出人头地,而出人头地的标志就是有钱、有权,要去做官、做明星、做大富翁,成为前两者的难度比较大,还需要一定偶然性,成为有钱人相对简单,有一份高薪的工作就有可能达成,而要获得高薪工作必然就需要一个名牌大学的文凭,于是我们就看到家长们为孩子的教育问题穷尽心力。

造成这样的结果的原因,与时代的大环境有关,与现代性有关,与我们用数量化的方式理解世界有关。可量化的财富的多少压倒了不可量化的人的品格,成为了我们判断一个人的标准。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教育培养就屈从于功能、屈从于选拔,选拔就是让那些可以普遍化的制度达到最优,最后把孩子们送进好学校。就教育而言,这样显然是不正确的。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要恢复全面发展,也就是人的发展,转变现今的教育模式,从一个哲学性的反思视野开始——始于从前发问,也就是从我们最开始的问题发问。这不是在讨论家长应该“鸡娃”还是“放养”,事实上我认为二者并没有一定的高下之分,我们也不是要讨论应该偏重应试还是素质教育

03.学以成人,还是学以致用

学以致用,原本是一个很好的词汇,但我们在今天却把它理解得很狭隘,这就是化约逻辑造成的。我们的学生、老师和家长如果能够关注学生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那么我们的环境就会大不一样。

在方法论层面,教育界对于老师有两种比喻,一种是中国人习惯的把老师比作园丁,还有一种是把老师比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我认为把老师比作园丁这一比喻更好,因为每一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都有自己的成长节奏,都有自己的个性,而园丁的作用就是让每一个孩子最终都能茁壮成长,哪怕这些孩子属于不同种类的植物。我一直希望我们的语文教育可以有非常友善,同时也是非常有效的方式展开,所谓“有效”,就是让每一个孩子都能懂得别人在说些什么,写出有生命的、有温度的、能够清晰地表达自己观点的文章。我相信这是可以做到的。

我今天讲的是问题的看法、一些反思,在这个反思中我们要从根本性的问题出发,我们要把孩子塑造成怎样的人,这些孩子们长大后是什么样的,我们的国家就会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桂启洪个人网站 » 刘擎:我不反对应试教育,但赢在起跑线,可能输在终点

评论 抢沙发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