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同江泽民主席一起过儿童节的经历

同江泽民主席一起过儿童节的经历

文/高尔基

在2022年还差一个月即将过完的初冬,因为疫情封控在家,出门会客而不得,手头工作又千头万绪之时,惊闻噩耗,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微信朋友圈就像潮水一般,立刻涌上来各种缅怀伟人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一段28年前的经历,也在脑海里涌上来。过往资料都不在手边,于是网络上信手一搜,发现还有不少资料。因为那段经历非常光荣,对我后来的发展也产生不少深远的影响,因而决定记录于此,以表达我对伟人的缅怀。

1994年5月底,由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中国少年报社共同举办的“百对手拉手好朋友相会在北京”活动,在北京举行。“手拉手”活动是当时“希望工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大意在于城乡儿童结对子,互帮互助,共同成长。

这次活动全国选择100对手拉手好朋友,也即100名城市少年和100名农村少年,来北京参加一个为期近一周的夏令营。我有幸入选了这次活动,还有另外七名少年同样来自于张家口市,因而由共青团张家口市委的老师带队,带领我们来北京参加是次活动。

中国少年报社的“知心姐姐”卢勤老师是那个年代我们这些小学生心中的“顶流IP”,她也是活动全程带领我们的辅导员。这些天得到卢勤老师很多谆谆教诲,也得到她很多的肯定与鼓励,让我受益匪浅,至今记忆犹新。

每天的活动都满满当当的,我们在天安门广场参观了升旗仪式,和国旗班联谊,参观了故宫博物院,在北京市少年宫举行了活动,参观了牡丹电子集团,在保利剧院集体观看了电影,爬了慕田峪长城,还到北京本地同学家民宿了一晚。活动第一天在从劳动大厦到北京市少年宫的大巴上,《人民日报》的王娜梅老师还采访了我。丰富的活动安排,巨大的信息量,爆棚的新鲜感,让我们的大脑在几天里持续处在兴奋的过载状态。

卢老师看着我们兴奋的样子,笑着告诉我们,明天还有一个神秘环节,这当然也调动起大家更强烈的好奇心。

直到第二天,也就是5月31日的中午,我们的大巴开进了中南海大院之后,大家都沸腾了。我们先是参观了毛主席故居菊香书屋,然后就到了一片开阔地带,一弯碧水围绕着一片楼宇,这便是瀛台。

我们在瀛台先是表演了节目,做了游戏,还在瀛台大桥上录制了我们一起奔跑的视频。那一刹那,让我想起来我的班主任车老师教我们的那首歌,“让我们荡起双桨”。我想北京孩子在北海的感受,大抵就像是我们此时在中南海瀛台奔跑的样子吧。

直到我们看到江泽民主席和李鹏总理向我们走来,陪同他们走来的还有陈慕华和彭佩云两位奶奶。于是大家立刻向他们涌去。时任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的李克强老师,带领我们团簇在两位领导人的周围,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流起来。

我记得当时给两位领导人系红领巾的两位少年代表,应该是一位来自新疆的维吾尔姑娘,以及来自上海的郑凯波。郑凯波是上海的少年明星主持人,整个活动期间也一直担当主持人的角色,我们算是相熟。后来郑凯波上了复旦大学,我还和他的一位高中同学成为大学好友,于是后来更新过近况。

当时我们200名少年中最特殊的代表,是来自西安的李欢姐姐,她患有先天性肌肉营养不良,一直坐在轮椅上。李克强老师专门向两位国家领导人介绍了李欢。李欢在美国访问期间,因其身残志坚、顽强不屈的精神,感动了活动组织者专门为她升起中国国旗。江泽民主席连声说“了不起”。

当时100名来自农村的少年,有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代表。他们大多来自老少边穷地区,但都表现出穷且益坚的奋斗精神。我印象最深刻的两位代表,一位来自广西白色,一位来自陕西佳县,他们也都被重点介绍给江泽民主席,得到他热情的鼓励。

大家都簇拥在两位领导人身边,拿出笔记本、书、帽子、衣服以及一切随手能拿到的东西,给领导人签字留念。大家都非常激动,都很想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给面前笑容可掬的两位爷爷。

江泽民主席看着我们的笑脸,他也热情澎湃地对我们说了一段话,当时听完心潮澎湃,今天看了《人民日报》的记录,仍然感觉不少话这些年言犹在耳。

“明天就是‘六一’国际儿童节了,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向你们致以节日的祝贺!并通过你们向全国56个民族的少年儿童致以节日的问候!”

“在少年儿童中开展‘手拉手’互助活动很有意义,它体现的是一种互相关心、助人为乐的社会主义精神,是一种共同进步、共同发展的集体主义精神。这种互助不仅是物质上的互助,更重要的是一种思想感情上的交流,‘手拉手’互助活动是当前全国少先队员正在开展的‘跨世纪中国少年雏鹰行动’中的一项重要活动,是‘跨世纪青年人才工程’的一块基石,希望你们把这项活动长期坚持下去。”

“我看你们都是十来岁的孩子,到二十一世纪,你们就会成长为祖国各条战线的生力军,是我们国家的主人。希望你们有意识地从各个方面锻炼自己,提高自学、自理、自护、自强、自律的能力,长大后成为国家和人民需要的合格人才。”

江泽民主席讲话中提到的“自学、自理、自护、自强、自律”即他在5月24日刚刚提出的“五自少年”成长目标;他提到的“跨世纪中国少年雏鹰行动”即在这次接见中正式提出,成为相当长一段时间少先队的重要工作。

那天我们的大巴依次开出中南海时,大家回望着身后的红墙绿瓦,都很激动,也很百感交集。很多人一辈子很难来这里参观,更难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得到这样的经历,当然是一个人莫大的光荣,何况是对一帮小学生呢。但是这次接见对我们每个人又意味着什么呢?就是要把这份光荣,作为人生成长的不竭动力吧。珍藏这段回忆,在人生每每爬陡坡、干硬仗的时候,拿出来想一想,鼓鼓劲,打打气。

同江泽民主席一起过儿童节的经历

我是怎么看待这次接见的殊荣呢?我一直认为这次活动是对我在“希望工程”和“手拉手活动”中表现的肯定,因此延续当年“手拉手活动”给我们的启示,并且继续坚持扶贫帮困的公益事业,也就成了我对这份殊荣的一种反馈。

包括那次活动结交的天南海北的朋友,很多年里,我都还保有联系,可惜后来几次迁居,联系方式也几经改动,就都联系不上。偶尔想起,我还会在社交媒体和搜索引擎上查查,希望能够看到当年那些朋友的好消息。

我忘不了在参加这些活动的过程中,从老少边穷地区来的少年们身上,从身残志坚的李欢姐姐身上,从陕西佳县的同学身上,能够感受到昂扬不弃的生命力。“手拉手”活动,是互帮互助,共同成长,不是城市少年当方面对农村少年的帮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样开拓了眼界,熟悉了国家广袤农村和欠发达地区的情况;我们一样获得了感动,动情于手拉手伙伴们自强不息的精神;我们一样收获了进步,从他们身上看到了我们,我们改正自己的不足,完善自己的思想举止,端正自己的人生态度,强化自己的拼搏精神。给予和活动从来都是双向的,赋能也从来都是双向的。

我一直认为我们的扶贫攻坚战、乡村振兴和共同富裕事业,和希望工程都有着一脉相承的精神内核。党提出的“先富带动后富,实现共同富裕”这一目标,既是一种人文关怀,也是一种经济理念,更是一种政治践诺。我们对于如何实现公平与效率的平衡,有着丰富的经验,我们也应该能够处理好发展与公益的关系。

所以去年,作为APEC中国工商理事会数字经济工作委员会委员成员,我参加了《数字上的中国》这部书的编写工作,我主动提出了增加关于数字经济推动乡村振兴工作的章节,并以此为机会参观考察了不少乡村振兴领域的先进企业,也特意在农村居住了两个月,增加一些亲身实地的感受。

我在这个章节里专门提到了关于农村教育问题,提到了当年的希望工程。在这个时候,我查询了希望工程后来发展的情况,不仅惊讶于希望工程取得的成就,也很感慨于随着扶贫攻坚战的胜利,希望工程转向全面升级的必然历程。

这段话我是这么写的:

“创立于1989年的希望工程,由团中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发起,以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儿童为目的,宗旨是建设希望小学,资助贫困地区失学儿童重返校园,改善农村办学条件。30年来,全国希望工程已累计接受捐款150多亿元,援建小学2万余所,资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590多万名——这项以“希望”命名、以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重返校园为使命的社会公益事业交出一份亮眼的成绩单。

与希望工程同时期开展的“全国城乡小伙伴共同投入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儿童”活动,简称“手拉手活动”,也为过去30年中国的教育扶贫事业赋予深远影响。这项活动由中国少年报社、团中央全国少工委联合有关部门共同发起,引导少年儿童团结互助、共同进步。城市和农村少年儿童手拉手、富裕地区和贫困地区少年儿童手拉手、身体健康的和有残疾的少年儿童手拉手、各民族少年儿童手拉手,使不同环境、不同状况的少年儿童架起了沟通的桥梁。该活动在青少年当中影响很大,促进了城乡学生之间的交流,在青少年心中埋下了回报社会、普惠互利、拼搏进取的种子,意义重大。

通过30多年的艰苦努力,伴随着脱贫攻坚战的圆满完成,贫困和落后地区的教育事业得到了长足发展。2005年,我国政府开始在农村地区全面实施“两免一补”,并逐步向城市拓展,希望工程最初要让农村穷孩子读得起书的愿望完全实现。此后2007年,中国青基会对外宣布希望工程全面升级,将对学生的“救助”模式拓展为“救助——发展”模式,关注重点扩大至高中阶段的教育以及对学生更长时期能力的培养。这标志着希望工程进入新的历史阶段。乡村教育事业的发展,也将向着更高的追求迈进。”

我很骄傲于我曾经参与过这个历史进程,哪怕那个时候,我其实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但这个过程中,我所得到的教育,远远超过了,我在其中参与的工作。

1997年开拍过一部电视剧,《希望》,就是讲的希望工程的故事。主人公的原型就是当年拍摄“大眼睛”的记者老师解海龙。因为家父参与过这部剧,因此我当年也得缘当面同解老师交流。

所以整个章节结束时,我回望自己删改几稿的35000多字,还是感慨万千。想到1994年5月31日的那个下午,在中南海的瀛台,那位老人对我们讲的话,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也许把100对城乡少年聚会在北京,不仅仅是为了在当时的一种表彰吧;更多的是开枝散叶,在这一代人心里,深深的埋下理想的种子。让他们从雏鹰开始做起,未来把国家建设成为扶摇羊角的鲲鹏。

于是在章节结束之后,我以这样的话作为结语:

“当年摄影师解海龙镜头下的大眼睛女孩,成为了希望工程的形象照片,她的凝视更成为了激励越来越多人投身希望工程和农村教育事业的初心和动力。

如今全国扶贫攻坚战取得胜利,中国进入“共同富裕”和“乡村振兴”的历史新阶段,如何将65.5亿亩的农村集体土地都建设为美丽乡村,如何将占全国国民生产总值7.65%的农业都发展为现代农业,如何将占全国总人口36.11%的五亿农村常住人口都培养为新时代农民,这个问题关乎人民福祉,关乎民族复兴,关乎人类共同命运,也是考验我们民族、国家和制度的试金石。

在数字化和智能化进程推进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历史大背景下,数字经济赋能乡村振兴,也是历史的大势所趋和应有之义。

投身人民事业的英雄灿若群星,正在缀满历史的天空。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参考文献:

一、1994年5月31日人民日报 第1版

https://cn.govopendata.com/renminribao/1994/5/31/1/#965306

二、1994年6月1日人民日报 第1版

https://cn.govopendata.com/renminribao/1994/6/1/1/#965759

三、1994年6月1日人民日报 第3版

https://cn.govopendata.com/renminribao/1994/6/1/3/#965508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 同江泽民主席一起过儿童节的经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