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亚洲野象为何“背井离乡”一路北上?

截至5月30日18时10分,15头亚洲象群迁徙至玉溪市红塔区洛河乡大湾村尖山哨坡附近,距离省会昆明城区已不到100公里。根据专家分析研判,象群有继续北迁的趋势。

短短40余天,15头大象从云南普洱的深山幽谷一路北上,跨过哀牢山,直冲滇中腹地。野生象群的“家乡”究竟发生了哪些变化,以至于拖家带口迁徙北上?如此庞大的象群,又是如何一路北上,抵达千年以来并未涉足过的地方?若遇见象群“过境”,人类该如何自保?

象群出没

野生亚洲象是生活在亚洲地区的一个大象种群,是列入《国际濒危物种贸易公约》濒危物种之一的动物,也是我国一级野生保护动物,在我国境内现在仅有300头左右,主要分布在云南省的西双版纳、普洱等地区。十几头大象集体离开故土一路北上,无疑是异常且罕见的。

十几头大象集体离开故土一路北上,无疑是异常且罕见的。

据了解,近日北上的17头亚洲象原本生活在西双版纳州勐养子保护区。2020年12月,这一象群就曾造访过普洱市墨江县。2021年4月16日,17只象群北上进入玉溪市元江县觅食,1个月后抵达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石屏县宝秀镇,其中2头成年象于4月24日返回普洱市墨江县。

象群北上的40余天,在元江县、石屏县等途经之地共“肇事”412起,直接破坏农作物达842亩,初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近680万元,严重影响了当地群众的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当地专家提醒,亚洲野象北迁带来极大安全隐患,防止象群北迁十分必要。

亚洲野象北迁带来极大安全隐患,防止象群北迁十分必要。

据监测人员介绍,按照原本的预案,要捕捉野象,但经专家评估,15头野象若同时麻醉后捕捉,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因为麻醉后40分内必须帮助野象苏醒,若有野象没有麻醉就很危险,现在是安全第一”。

自普洱到红河再到玉溪,象群由西南方向往东北方向迁徙大约400公里距离,它们每到一个地方,都有监测人员跟踪,时刻发出预警,提醒附近村民疏散躲避。目前暂未出现人员伤亡情况。

象群由西南方向往东北方向迁徙大约400公里距离

象群北上时,有个有趣的插曲,5月25日,象群出现在峨山县老熊箐水库附近时,其中一头年幼小象当天觅食了大约200斤的酒糟而“醉倒”在大维堵小寨组,并因睡过头而脱离象群。小象醒来后便在大维堵小寨组附近开始了“自游行”,时而在走田埂,时而在水塘里泡澡,时而在地里嬉戏,久久徘徊不亦乐乎。直至5月25日傍晚,“醉倒”小象才终于回归了象群。

象群为何北上?

象群北上并非是今年首例和野生动物相关的新闻,日前,东北虎“完达山一号”闯入村庄、杭州野生动物园三只豹子出逃的新闻,都曾刷屏热搜榜。如何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仍是人类亟待研究的课题。

目前,象群向北迁徙的原因尚未完全研究清楚。长期从事亚洲象的观察研究工作的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明勇表示:“但有一个可能是象群首领经验不足,出现迷路状况。”

有一个可能是象群首领经验不足,出现迷路状况。

不过,陈明勇也表示,“象群处在无序游走状态,一直往北走,这样的行为不可思议。”此时正是森林中亚洲象食物青黄不接的时候,往北由于海拔不断上升,山林中的食物更为稀少,因此象群的表现不同寻常。

历史上,西双版纳州和普洱市栖息着众多亚洲象,但因保护措施不到位,亚洲象数量下降较快。近60年来,随着更多自然保护区的建立,以及亚洲象保护工作者不断努力,大象数量稳定下来,并有所增长。

西双版纳州和普洱市栖息着众多亚洲象

然而近年来,云南很多低海拔地区大都被开发为橡胶种植园,导致亚洲象的栖息地越来越无法连接成片,变得破碎化。人类和亚洲象的共享空间越来越挤,为解决食物短缺等问题,象群不断走出保护区,进入人类农田、村寨觅食玉米、香蕉等作物。

也有相关媒体报道称,怒江水系的水电站建设,也对大象传统活动区域造成了较大改变,象群不得不扩大活动范围,寻找合适的安身之所和食物来源。

怒江水系的水电站建设,也对大象传统活动区域造成了较大改变

一名亚洲象监测工作人员表示,前些年,大象不敢出来吃农作物,因为当时人们会使用各种方式驱赶,对大象有震慑。“近些年对亚洲象保护力度加大,大象知道人不会伤害它了,就慢慢地敢到农田来采食。”大象性格的变化,导致其活动范围扩大,或许也是象群长途迁徙的原因之一。

但不管这群大象因何原因离开原有栖息地,现如今我们要做的是要将它们重新引回森林,毕竟只有森林才能养育它们。

为何劝返?

云南省林草局提出,未来将采取多种措施防止象群北迁,引导其逐步返回普洱或西双版纳原栖息地,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同时有效保护亚洲象群。

为何防止象群北迁?最主要的考虑就是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保护亚洲象。

北迁的野象白天在山林里休息

北迁的野象白天在山林里休息

据统计,2013—2019年,亚洲象造成41人死亡、32人受伤,每年伤亡超过10人;造成直接财产损失约2.1亿元,每年超过3000万元。“人象混居,增加了人象遭遇的机会,对野象活动区域内群众的生命安全造成了严峻的挑战。”郑璇说。

如果说,野象肇事造成的农户经济损失可以通过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保险一定程度上来弥补,人象混居导致的野象伤人却难有两全之策。一旦野象进入人员密集的滇中地区,发生人象冲突的可能将大大增加。而根据法律规定,在紧急避险情况下,为了保护人员生命安全,可以对野象进行控制甚至捕获。此前,经国家林草局批准,就曾有频繁进入村镇、甚至故意伤人的独象被麻醉捕获后送入西双版纳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

实际上,即便不考虑人象冲突,相对于昆明、玉溪,普洱、西双版纳到了冬季,气温、食物源等方面也更适合野象栖息,未来建设亚洲象栖息地的条件也更好。2001年,云南省就开始探索开展亚洲象栖息地改造,实施亚洲象栖息地修复面积达600公顷,补充食物源,以期达到限定亚洲象活动范围,减少人象空间和时间上重叠的目的。

值得庆幸的是,此次北迁亚洲象群尚未造成人员伤亡事件。这跟近年来云南省持续推进野生亚洲象监测预警直接相关。为了减少人象“遭遇”,不管是在西双版纳、普洱还是此次北迁象群,监测人员用无人机、红外相机等追踪象群最新动向、提前预警,有效减少了野象伤人事件的发生。

如何回家?

鲜为人知的是,要想让这群亚洲象回到原栖息地并不容易。一方面,这群亚洲象距离栖息地已有几百公里之遥,专家分析头象可能已迷路;另一方面,人为干预极难。

抵达玉溪市峨山县大维堵村辖区的亚洲象群

抵达玉溪市峨山县大维堵村辖区的亚洲象群

先说智取。亚洲象需要进食作物及矿物质。理论上说,可以在其回到原栖息地的路上进行投喂,然而,野象会不会回到原路找食物、吃完后会不会南迁,都是未知数;一段路尚且如此,更何况几百公里。这种方式可以尝试,但没有十足的把握。

再说强攻。有人提出,可以麻醉后猎捕,将它们送回老家。然而,这样的方式实际操作起来很难。野象猛如虎,麻醉猎捕极易激怒野象,从而攻击周边人群,严重威胁监测人员安全。更难的是,野象由于体重过于庞大,一旦麻醉时间过长,很容易造成野象死亡;即便成功对15只野象同时进行麻醉猎捕,也很容易造成野象的伤亡。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这群野象已经误入歧途,惟愿它们能够迷途知返。而在此之前,我们显然需要给这群野象、以及一线监测处置人员更多耐心;野象活动区域的群众,也要加倍小心,及时关注预警信息,主动避让。

而从长远来看,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明勇认为,减少人象冲突的关键还是尽可能减少人象混居,特别是避免野生亚洲象无序扩散。“未来要多从满足亚洲象需求角度开展保护工作。”陈明勇建议,可以在野生亚洲象传统活动区域开展野生亚洲象栖息地建设,通过人工干预为野生亚洲象提供更丰富的植物,从而减少野生亚洲象的无序流动;长期看则可以加快推进《自然保护区条例》修订,破除在保护区内实施林木疏伐、计划烧除等修复改造措施的法律障碍;积极推进亚洲象国家公园建设,通过适度开展生态体验等项目带动周边社区居民持续增收,实现人象和谐。

遇到象群如何自保

“奇幻之旅”的说法固然浪漫,“醉倒”小象的事迹也不失可爱,但亚洲象是一种极具攻击性的动物,对于普通群众来说,也是潜在的安全威胁。据联合国统计,全球每年有将近300人死于和大象的冲突。在云南省普洱市澜沧县,2014年到2020年,至少有8人被野象攻击致死。

2014年到2020年,至少有8人被野象攻击致死。

值得一提的是,云南的野象群到达峨山县境内时,相关部门利用投食方式引导,并用大型车辆机械封堵外围道路,防止野象伤人。除此之外,玉溪峨山县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做好亚洲象肇事防范与应急工作的公告。

公告如下:

一、请勿在院子晾晒玉米、存放食盐等亚洲象喜食农作物、食物,避免逗引亚洲象闯进家门。若遇亚洲象闯进家时,不要慌乱,尽快到安全区域躲避,并及时拨打110报警电话救助。

二、亚洲象受到惊吓后会因自卫的本能对人类发起攻击,若与亚洲象在野外相遇时,禁止围观、挑逗、戏弄,禁止用鞭炮、礼花弹等方式进行恶意驱赶和伤害,应尽快避让。

三、对亚洲象“定点投食”是一项紧急避险措施,用于引导亚洲象远离村寨,防止人象冲突。若在野外遇到投食点,应立即避开。路遇设置警戒线的路段,要听从工作人员指挥,绕道而行,严禁停车、驻足逗留,影响现场开展安保工作。

四、在亚洲象出没的地区从事生产活动及出行比较危险,极易造成人身伤害。请密切关注监测员提供的亚洲象活动信息并听从监测员的统一指挥,合理安排劳作、出行时间,避免与亚洲象正面冲突。

五、了解亚洲象生活习性、防象、护象、避象等基本知识,提高安全防范意识,共同营造人象和谐共生良好环境。

同处一个星球,动物和人类一样享有绿水青山的权利。有网友表示,相较于人类,野生动物没有话语权,生存栖息地没有了,他们才冒险踏上寻找栖息地的道路。所以人类在利用自然、改造自然之时,也理应找到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的可持续之道。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 亚洲野象为何“背井离乡”一路北上?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