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开放三胎的两个内核问题

千呼万唤始出来,在劳动力下滑的忧虑之下,“三孩政策”终于在热盼中出炉,也引发了全民段子手的浪潮,一系列的调侃与自嘲在朋友圈蔓延。

段子相信大家基本都看过,也就不复制粘贴了,聊一些大家很少去考虑的内核问题。

开放三胎的两个内核问题

首先,为什么是开放三胎而不是开放生育。

先看朋友转发的一个段子:

东海天龙王敖广,有了敖甲敖乙之后,又可以生敖丙了。

陈塘关总兵李靖,有了金吒木吒之后,又可以生哪吒了。

16-19的“天命二胎”一代刚刚结束,“天命三胎”一代就紧随出现,顶层资源的组团争夺,将导致中产阶级上升的通道越来越窄。

类似于京沪等城市限购两套住房,不是鼓励所有人都去京沪买两套房子,而是为了防止部分有钱人在京沪买N套房子。

制定三胎政策的内核,跟之前的二胎政策类似,不是鼓励所有人都生三个,而是限制敖广和李靖们最多只能生三个,以维系社会的公平与稳定。

就像贾府生的一大批子弟们从小就能接受大儒的教育,再纨绔也能拿到平民子弟寒窗苦读十载都搞不定的前程;享受惯了贾府富贵生活的袭人晴雯抢着给宝玉做妾,也不肯嫁给穷小子当正室。

中国的生育限制政策与一夫一妻政策类似,都是在保护中低层的生育权、择偶权不被掠夺。

我们一步步开放二胎、开放三胎而不是彻底开放生育,是在极力避免权贵群体对中产资源和权益的掠夺,降低开放生育带来的系统性冲击。

毕竟,能给一个孩子请得起50万年薪清华家教的家庭,不在乎为其他的孩子再多聘请几个。

其次,我们要明白,鼓励生育,并不是对所有群体一致的鼓励。

看看通稿中是怎么说的:

对婚嫁陋习、天价彩礼等不良社会风气进行治理,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推进教育公平与优质教育资源供给,降低家庭教育开支。

婚嫁陋习、天价彩礼,这些可都不是城市中产面临的问题,普惠托育和教育公平也不是鸡娃的中产阶级所追求。

这些政策的出台,都是为了小镇青年和进城务工青年们多生早生孩子准备的,政府也愿意为这些群体的生育提供财税的补贴。

困难群众,才是真正被关心的……

所以,一个既要控制权贵,又要避免刺激中产,还要鼓励小镇青年的生育政策就这么出来了。

最后,没看公告原文的朋友可能没发现,此次会议有两个主题,一个是针对老年人的老龄化战略,一个是针对新生儿的生育政策。

只不过,大家都被三胎的热度带走了,没考虑此次会议提出的延迟退休。

而无论是“稳妥实施”延迟退休,还是“依法组织实施”三孩政策,目的都是很明确,要向市场提供充足的劳动力。

这也释放了一个信号。

七普数据出来不久,国家就迅速做出人口战略的调整,这意味着老龄化和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比很多人想象的要严重。

因此,为了迅速补充青壮劳动力,接下来中国城市化政策也必然将加速调整,一二线城市将加速吸取小镇和农村人口。

相比于今天很多财经人士吹捧“三胎概念”,未来真正要重估价值的,是人口战略调整之下,城乡间人口加速流动带来的巨大变化。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 开放三胎的两个内核问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