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深度 | 新冠口服药马上来了

今年6月,米兰达·凯利(Miranda Kelly)检出了新冠阳性,44岁的凯利是一名注册护士助理,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在确诊当天她的病情迅速恶化,由于呼吸困难,她被送去了急诊室。

随后,她46岁的丈夫乔也被确诊为阳性。凯利真的很害怕,她尤其担心家里五个十几岁的孩子。“我当时只想求上帝保佑我们不要上呼吸机。我们还有孩子。要是我们不在了,谁来照顾孩子们?”

焦虑和恐慌令家住西雅图的凯利夫妇在确诊后不久就同意参加一项临床试验,试验正好在附近的弗雷德·哈钦森(Fred Hut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举行,这家研究所在新冠疫情中以卓越的判断力而赢得世人的瞩目,他们参与组织了一项跨国研究,旨在测试一种专门新冠的抗病毒药物。

他们参与组织了一项跨国研究,旨在测试一种专门新冠的抗病毒药物

凯利夫妇从参加试验的第二天起就开始虔诚地服药:每天吃两次,每次四粒。他们并没有被告知分到的是活性药物还是安慰剂,但他们说,一周之内,他们的症状有所好转。不到两周,他们痊愈了。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得到了真正的药物,但我感觉我们应该是分进了测试组,”米兰达·凯利说。“考虑到我的各种病史,再加上刚刚确诊时我病得那么重,我觉得康复得非常快。”

凯利夫妇可能为全球对抗新冠疫情做出了贡献。如果说去年的抗疫重点是开发疫苗,那么今年很多研究的重点就是生产新的抗病毒药物来对抗这种已夺去450多万人生命的疾病。疫苗的目的是预防感染,但它们只是抗击新冠病毒所需武器的一部分。而一种可以减轻症状、加快康复并可在家服用的药片将是一项重大进展,它能减轻医院的负担,同时有望进一步降低新冠的重症率和死亡率。

随着北半球进入秋季,再加上人们担心在寒冷的月份病例会增加,制药公司正在与时间赛跑。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艾滋病司司长卡尔·迪芬巴赫(Carl Dieffenbach)表示,至少有三种治疗新冠的抗病毒药物正在进行临床试验,这些临床试验的结果预计将在秋末或初冬之前公布。

卡尔·迪芬巴赫

迪芬巴赫说,这当中最有力的竞争者是默克公司和Ridgeback生物疗法公司开发的一种名为莫诺皮拉韦(Molnupiravir)的药物——凯利夫妇在西雅图参加的就是该药的临床试验。另外两种药物则分别是辉瑞(Pfizer)的候选药物PF-07321332,以及罗氏(Roche)和Atea制药生产的抗病毒药物AT-527,在小型试验中表现同样良好,辉瑞在今天(9月27日)刚刚宣布该公司的候选药物进入了2期和3期联合试验阶段。

据迪芬巴赫表示,顺利的话,人类离一种可以在确诊后早期抗击病毒的口服药物可能只有几个月之遥,而这类药物的问世将令我们离真正恢复正常生活又前进了一大步。

30亿美元的计划

新冠大流行已经持续了一年半,美国政府在疫苗上投入了185亿美元,这一策略以创纪录的速度产生了至少五种有效的产品。但政府在药物上的投资要小得多,只有82亿美元左右。

其他一些病毒,包括流感病毒、HIV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都可以用一片简单的药片来治疗。但尽管进行了一年多的研究,目前还没有这样的药物可以在新冠病毒感染肆虐之前治疗患者。

今年6月,美国政府启动了一个名为“疫情抗病毒项目”(APP)的新项目,该项目投资超过30亿美元用于开发治疗新冠的抗病毒药物。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是该项目的关键支持者,他说他希望未来病人在感染了新冠时,可以迅速获得口服药物。

福奇向《纽约时报》解释说,“我早上醒来,感觉不太好,嗅觉和味觉都消失了,喉咙痛。我打电话给我的家庭医生说,‘我得了新冠,请给我开个处方。’”

福奇对抗病毒药物研究的支持源于他30年前抗击艾滋病疫情的亲身经历。在20世纪90年代,他的研究所研制出了治疗艾滋病的首批抗病毒药物,“蛋白酶抑制剂”可以阻断一种重要的病毒蛋白质,并可以终生抑制病毒。

在21世纪初,研究人员发现一种名索非布韦(Sofosbuvir)的抗病毒药物可以几乎100%治愈丙肝。

至于达菲(Tamiflu)则是一种广泛使用的治疗流感的处方药,如果迅速服用,它可以缩短流感的持续时间,并降低住院的风险。

在大流行开始时,研究人员开始在新冠重症住院患者中测试现有的抗病毒药物。但许多试验都没有显示出抗病毒药物的任何益处。事后看来,选择对住院患者进行试验是个错误。科学家现在知道,试图阻止新冠病毒的最佳时间是在疾病的最初几天,此时病毒正在快速复制,免疫系统还没有建立起防御。因此,关键是需要针对感染早期患者,通过药物及早阻断病毒复制。

到目前为止,医生们只有很少的药物来对抗新冠病毒。瑞德西韦、单克隆抗体和类固醇地塞米松等几种疗法改善了新冠患者的护理,但这些药物不是万灵药,也不是对所有人都适用。

比方说,由再生元(Regeneron)制药公司生产的一种抗体治疗方法看来可以降低得新冠后出现重症的危险,但它生产成本昂贵,而且只能通过静脉输液给药。

再生元制药公司

瑞德西韦也有类似的问题,它同样需要静脉输液,而且研究结果好坏参半。尽管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批准瑞德西韦治疗新冠住院患者,但世界卫生组织仍对其疗效持观望态度,称“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瑞德西韦可以改善这些患者的生存率和其他结果。”

如果人们能在新冠病程早期将瑞德西韦作为药片服用,它可能会更有效。但在经批准的配方中,这种化合物不能口服。它无法在从嘴到胃再到循环系统的过程中存活。

几十种疗法开始冲线

目前全球正在开发几十种新冠抗病毒治疗方法。默克和辉瑞无疑是最接近终点的大型制药公司,两种口服抗病毒药物正在进行人类临床试验。

默克的这款名为莫诺皮拉韦的药物来自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的实验室。2013年,这里的研究人员想要找到一种治疗马脑炎病毒感染的抗病毒药物,马脑炎病毒感染是美洲人类和动物公共卫生的主要威胁。广泛测试证实,这种广谱抗病毒药物能够抑制多种RNA病毒的复制,包括流感病毒、多种冠状病毒和呼吸道合胞病毒。

埃默里团队与迈阿密Ridgeback生物治疗公司合作,在小鼠身上进行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实验,默克公司于是找到他们,开始将这种药物用于新冠的人体临床试验。

默克公司负责传染病和疫苗研究的副总裁达里亚·哈祖达(Daria Hazuda)说:“我们认为这种药物真的很神奇。”

一项小型试验观察了莫诺皮拉韦对202名开始出现症状的新冠患者的影响。试验显示,在治疗进入第五天时,在服用莫诺皮拉韦的参与者鼻咽拭子中就已经检测不到病毒,但在服用安慰剂的参与者中仍有11%发现病毒。因此,该试验表明,莫诺皮拉韦可以减少和消除轻度新冠患者的传染性,加速病毒清除,这一事实表明,它可能不仅有助于治疗新冠,还有助于减少其传播的机会。

但要知道它到底有多有用,需要在进一步的试验中看看会发生什么。目前,莫诺皮拉韦在全球还有多项试验正在进行。研究人员想要了解早期莫诺皮拉韦治疗是否可以减少重症患者清除病毒的时间;是否能比安慰剂更好地预防未住院患者出现重症和死亡的可能性。还有一项有趣的试验在观察它的阻断作用,想要了解阳性患者进行莫诺皮拉韦早期治疗是否能避免同住的家人受到感染。此前的研究已经表明,莫诺皮拉韦可以阻止新冠病毒在雪貂群体中传播。一些试验应该会在今年秋天前得出明确的结果。

辉瑞公司的新冠病毒抗病毒药物则是根据一种可能用于治疗非典的分子进行改造的。这种药物已经被搁置多年,但去年春天,科学家们决定修改它的结构,使其能够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蛋白酶。超过200名辉瑞的研究人员联合起来研究这种分子,目前该药物被命名PF-07321332.

这种药物最初被设计为静脉注射,但辉瑞的研究人员成功地改变了其结构,使其发挥药片的作用。辉瑞在9月27日表示,在首个试验阶段确定口服抗病毒候选药物“安全且耐受性良好”后,该药物进入2/3期联合试验阶段。

另外,政府还在考虑罗氏和Atea制药公司联系开发的AT-527.这种化合物已经被证明是安全有效的丙型肝炎治疗药物,早期研究表明,它也可能对新冠有效。罗氏已与Atea合作进行人体试验,两家公司目前正在进行后期临床试验。

三种药物中,可能会有至少一种在今年年底前上市。默克首席执行官罗伯特·戴维斯(Robert Davis)本月表示,该公司希望在未来几周获得规模更大的3期试验数据,并有可能在“年底前”寻求美国FDA的紧急使用授权。另外两个候选药物也有望在今年晚些时候获得2期和3期试验的结果。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已经宣布,一旦默克的莫诺皮拉韦获得FDA批准用于紧急用途,将以12亿美元购入170万个疗程的药物。拜登政府新冠应对团队的首席科学官戴维·凯斯勒(David Kessler)博士表示,政府可能会为其他两种抗病毒药物寻求类似的交易。

凯斯勒博士在接受CNN采访时说,希望“我们能在今秋之前获得抗病毒药物,帮助我们结束这场疫情。”

可能的契机

如果抗病毒药物被证明有效,下一个挑战将是加强分发系统,以便在患者检测呈阳性时立即将药物送到患者手中。默克公司表示,产能不是问题,到今年年底,该公司将生产超过1000万个疗程的药物,而且跟疫苗不同,这种药物并不需要冷链运输;关键在于将各个测试中心与诊所相连通,患者的主治医生最好能立刻收到阳性结果并出具处方。

新冠口服药马上来了

治疗新冠的首批药物可能只会对这种疾病产生有限的益处。但这将是一个良好的契机——人类早就应该集中精力研究抗病毒药物了。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病毒学家蒂莫锡·希恩(Timothy Sheahan)说:这场疫情启动了一项长期被忽视的努力,那就是开发针对冠状病毒的有效抗病毒疗法。2003年的非典疫情曾让科学家们感到恐慌——随后是2012年的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但当这些疫情没有持续下去时,研究工作放缓了。

希恩说:“开发任何产品的商业动力都只是昙花一现。药企无法接受你为一个已经消失的传染病开发药物。”

也正是因循这样的理念,联邦政府决定斥资12亿美元建立研究中心,科学家将在这些研究中心开展针对冠状病毒和其他高危病原体的药物研究。

即使下一代的药物在几年后才会问世,许多科学家说这项研究将是一项很好的投资。哈佛医学院转换医学主任马克·纳姆丘克(Mark Namchuk)说:“威胁总是存在的,它可能有助于应对这次大流行,并可能为下一次大流行提供第一道防线。”

至于眼下呢?一种有效的抗病毒药物将彻底改变游戏规则。在感染后初发症状时就能在家中口服药物,这种药不仅可以减轻感染者的病情,还可以避免他们传染给其他人,这可能会令我们摆脱这场疫情。

纳姆丘克说:“家里的每个人,或者学校里的每个人都可以及时服药。这意味着我们可能终于将要回归正常生活。”

《纽约时间》出品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 深度 | 新冠口服药马上来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