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解决新冠药物短缺迫在眉睫,尊重市场规律特事特办

(1)当下我国治疗新冠的各国药物都极度短缺,在正常渠道都基本不可能买到。周围的朋友们如果家中出现危重患者,多数都靠黑市解决,但是价格都翻了好几倍,一个辉瑞原版药价格需要12000左右,仿制版也得3000多,而正常官方售价分别是1890元和430元,托法替尼等也涨价五六倍不止。

那么,为什么出现这种令人心痛的现象呢?为什么我们只能依靠黑市呢?除了短期内大爆发,病人过多这个客观原因外,也跟我们在应对疫情过程中,存在过多外力因素干预市场的现象,至今仍未能建立起一个有效的市场供给体系有关。

人类近现代的历史,尤其是我国半个世纪以来的历史证明,市场经济是最有效、最低成本、最大限度满足人民需求的一种社会运行体制。通常,一个有效的市场体系有以下特征:准入规则公平、供应多元化、高度开放、政府承当适当角色。

就拿我们日常生活中最经常打交道的餐饮市场来说,不管是米其林,还是大排档,不管是中餐馆,还是西餐馆,只要是经过工商注册,并且符合卫生、消防条件都应该准许开业。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之所以解决了老百姓吃饱吃好的问题,并不是因为各种食材原料产量增加了多少,最根本的原因是打破了供销社和城市商业局的餐饮业垄断,高中低档、内资外资港澳台都可以经营餐饮,从而给老百姓提供了丰富的选择自由。

如果一个国家存在监管过严、奉行歧视性的准入规则(通常来自政治或宗教)或者经济民族主义盛行,几乎无例外都会导致供应单调化,滋生黑市。我们在全球旅行经验也可以很明显感受到,黑市最发达的地方,都是市场力量受外界干预最严重的地方,而不是日本、瑞士这种天赋资源最匮乏的地方,像伊朗或冷战时代的苏联东欧,连最常见的生活用品都需要黑市解决。此外,一些超级大国滥搞霸权主义,随性经济制裁他国,也会给被制裁国带来绝对数量短缺下的黑市。

(2)再回到我们的新冠药物供给问题。目前,新冠药物的市场需求大概分两个层次,一个是治疗轻症状的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右美沙芬、双黄连等,这些虽然一度紧缺,但是整个供应基本可以对付;另一个是治疗重症的药物,根据最近协和、瑞金、中日友好等医院发布的治疗法案,主要包括Paxlovid、Molnupiravir、阿兹夫定、托珠单抗、巴瑞替尼、托法替尼等药物,这些药物除了阿兹夫定和巴瑞替尼可以国产外(巴瑞替尼是部分可以国产),其他都需要进口。

那么目前的这些药物供应紧张是全球供应短缺导致的吗?其实,全球经过三年抗疫,主要生物医药公司的产能已经被充分调动起来,总体来说不存在供应不足的问题。尤其是各大医院治疗方案中,一致首推的药物Paxlovid在很多国家都出现过剩情况,比如德国至少有40万盒面临过期,辉瑞的产能大概多于全球需求量的1000万疗程也不止。

目前看各大药商给予的中国市场价都还不错(辉瑞和默沙东的中国市场价几乎都是全球最低的),只要我们做好各种谈判,迅速加大进口量,用国内国际两种资源满足抗疫需求大致不是问题。但是目前看,多数药品进口进展缓慢,尤其是最需要的Paxlovid被附加了太多的政治层面争议,更加延缓了这个过程。因此,虽然2022年我国上半年就开始尝试进口新冠治疗药物,但到现在还未形成一个有效、充足的新冠重症治疗药物市场体系。

很多人说,我们要用国产药战胜病毒,来证明中国人的能力,更不能让外国药企趁机发财,所以要把他们挡在国门之外。然而,我们无论是否喜欢海外新冠治疗药物,社会的大量需求是客观存在的,国内最权威的几家医院治疗方案也都是一致推荐这些药物。我国这样一个与海外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国家,一个具有相当大规模中高收入群体的国家,即便是合法进口货物很少,人们也会想尽一切办法买走私药。

到头来黑市泛滥,价格扭曲,并且鱼龙混杂,假货充斥,多数人付出了过高的代价,却不一定能买到可以救命的药;对于合作代理国内企业来说,也丧失了一大笔收入。所以,不放开进口其实对国家、有关企业和普通民众都没有好处,造成大量社会资源空耗,获利的只有走私商。因此,必须建立新冠进口药物的红市,斩断黑市。

也有人主张,我们要借这个机会促进国内相关产业发展,所以必须限制或禁止进口国外新冠药物。不可否认,长远来看,我国终究不能处处依赖外部资源,必须提高传染病医药研发和救治能力,不过这个是个长期过程,短短两三年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味强调国产化,在非充分竞争的市场体系,在不透明的采购制度下,带来的只是中标企业短时间内的暴利,而不是科研创新能力的提升。并且,这种思路会鼓励企业收买媒体,操纵国民的民族主义情绪,绑架国家政策,于产业发展和国民安全都非常不利。

(3)所以,要缓解目前药物的短缺,最有效的办法,仍是尊重市场规则,不要将新冠药物进口附加过多的、非科学层面的争论,快速形成有效的市场供应体系。具体来说:

第一,各种治疗药物,只要证件齐全,无论产地是哪里,都应该公平进入市场。

第二,建立梯度多元供应体系。既要有疗效好、价格高的进口药,也要有价格低、一般人都能消费得起的国产药。很多人一味贬低国产药是不对的,但是在这过程中,要坚决杜绝给没有经过严格临床试验的药物开绿灯的行为(更要警惕进行民族主义道德美化),这是祸国殃民的腐败行为。

第三,对于国际医学界已经充分证明有效的药物,要特事特办,加快进口流程,药物越早到,越能挽救更多老年人和基础病患者的生命。

第四,政府承当好监督角色,做好药品质量监督,价格监督,但不是替代国民做选择。

除了在治疗药物外,在疫苗问题上,也应该建立梯度、多元的市场供应体系。如果不放开mRNA的接种,而让大量民众跑到香港打疫苗,无疑会增加接种的成本,是很不划算的行为,这其实对国产疫苗发展也没有什么好处,事实已经证明了的。

总之,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尊重市场的自发调节规律,形成一个供应充分的市场体系,先把市场供应量提上去,至于辉瑞Paxlovid是否应该进社保,这是政府的高层级义务,如果无力承担高层级义务,则应该先履行基本义务。我们相信,如果能够做到市场供应充足的话,即便是不走社保,多数家庭也可以消费地起。

在这过程中,一定要充分利用好国内国外两种资源,才能满足市场需求。我国虽然制造业发达,但是生物制药是短板,更需要承认现实的不足,积极利用好国外资源应对紧急情况。合理有效利用国内国外资源,这是我国经济建设成功的基本经验,也应该是巩固优化抗疫成果的必要途径。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 解决新冠药物短缺迫在眉睫,尊重市场规律特事特办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