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网站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

孔乙己的人生悲剧是因为“好吃懒做”吗?

前段时间,有媒体说年轻人不要学孔乙己,要脱下长衫,放下身段参与劳动,才能改变自己的处境。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劳动能改变自己处境的前提应该是,劳动是有回报的。而有没有回报,则是建立在公平的分配机制的基础之上。就是说,劳动要想改变命运,必须搞好按劳分配,多少劳动得多少成果,必须要公平的。劳动,如果是在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基础上展开,那么劳动的一部分成果便会被他人攫取、占有,自己则所剩无几,再加上物价、医疗、教育等各方面因素的盘剥,无产者便可能成为负债累累的“负产者”。在这样的背景下,劳动者贫穷,不劳动者反而富裕,劳力者治于人,劳心者治人,完全是颠倒过来的状况,劳动者当然不愿意劳动。

孔乙己为什么穷,并不是如某些媒体说的他放不下自己的读书人架子,脱不下长衫。鲁迅写这篇文章,他自己甚是满意,因为他构建孔乙己这一人物的目的不在于嘲笑、挖苦、贬低他,而是在于通过这个单一的人来揭开整个封建社会的阴暗面,而这种阴暗面恰恰是通过当时在旁边嘲笑孔乙己的那些看客来集中表现出来的,嘲笑孔乙己的人,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鲁迅的批判对象,这个才是鲁迅的厉害之处。原文中,嘲笑孔乙己的正是咸丰酒店的那些看客,他们将孔乙己的人生悲剧归结到他“好吃懒做”、“总是偷”。百年后过去,某些媒体便由于阶级立场的原因不自觉地再次变成了看客,这媒体居然也认为孔乙己是因为好吃懒做和偷东西才沦落到那种境地,鲁迅先生能批判到他死后将近一百多年的某些媒体,实在是令人佩服!这个才是文学的穿透历史的生命力。

孔乙己是脱不下长衫的,这是因为封建社会的科举制教育完全是一种精英贵族式的教育,其最终导向就是通过读四书五经,考科举然后当官。其授课内容,也没有劳动性,是一种脱离具体劳动的纸上谈兵的教育,所以孔乙己会写茴字的四种写法,却不会劳动,他宁愿去偷也不愿意去劳动。这真的是孔乙己的错吗?把孔乙己放在封建社会的时代大背景下,他不过是一介顺应着统治者为每一个普通人预设的人生道路在兢兢业业奋斗着的草民。他是充满悲剧色彩的苦命人,是被封建科举制度毒害的可怜人。

孔乙己读了大半辈子的没用的书,脱下长衫后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走科举尚且不能改变自己命运,通过劳动来改变自己的处境更是异想天开。何况,在封建社会背景下,一个人读书所投入的教育成本是巨大的,需要整个家庭的大量投入才能造就一个读书人。这样的孔乙己,脱下长衫就意味着他以及他的家庭的投入全都石沉大海,包括他的父母对他的长期巨大期望也走向死亡,所以他宁愿穿着长衫被人耻笑也绝不脱下长衫。

孔乙己大抵是没有想过科举落榜后的尴尬处境。封建社会的科举制度,概括起来就是读最没用的书,喝最好的鸡汤,鸡汤喝多了就飘飘然了,以为自己真能春风得意马蹄疾。而有这种想法也不是孔乙己个人的幼稚,而是当时整个封建社会的国家机器就是这样宣传的。谨记马克思说的,人是社会的动物。将社会性的、普遍性的东西归咎到一个具体的、被鸡汤化的个人身上,是极不厚道的事情。咸丰酒店里的看客们如此,今日高居舆论高台的某些媒体亦如是也。鲁迅批判得好!

赞(3)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桂启洪个人网站 » 孔乙己的人生悲剧是因为“好吃懒做”吗?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