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新冠病毒极速扩散至全球六大洲48国,是否会成为全球性流行病?

2019年底,从中国武汉开始的新冠肺炎,先影响邻近的日韩,再扩散到欧洲中东,全球40几国确诊,多个国家出现首起确诊。南美洲的巴西,第一起病例是圣保罗61岁男子,近期曾到过意大利;其他国出现第一起的,还包括,北欧的挪威、丹麦,巴尔干半岛的希腊,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欧亚接壤的乔治亚以及伊朗接壤的巴基斯坦。全球疫情持续蔓延中,除了南极洲之外,全球其他六大洲都染疫。

新冠病毒抵达巴西,全球没有疫情的净土只剩南极洲

新冠病毒抵达巴西,全球没有疫情的净土只剩南极洲

“零确诊”的南美洲宣告破功,确诊的是巴西圣保罗一名61岁男子,他2月9日到意大利北部伦巴底大区出差,之后经由法国、在21日回到巴西,接着出现了发烧咳嗽等病征,2次检测都对2019新型冠状病毒呈现阳性反应。

巴西卫生部长曼德塔:“在南半球,我们将观察这种病毒在热带国家的夏天会如何传播,我们会看看将出现何种行为模式。”

位处南半球的巴西正值夏天,巴西当局表示将密切检视,这种新病毒在较热的天气下会如何传播,同时警钟已经响起,因为这名首例确诊病患,在旅游高峰期、年度嘉年华盛会期间返国并且发病,目前将近50人被列为重点观察对象,包括与他搭同班机的乘客以及亲戚家人。2019年底在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短短三个月陆续攻陷全球48个国家,六大洲纷纷失守,只剩下人烟罕至的南极洲还没沦陷。

Global News主播:“目前(亚洲以外)疫情爆发最严重的是意大利和伊朗,感染有点像是网络一般在世界扩散。曾经去过意大利的人,在阿尔及利亚、奥地利、克罗埃西亚、德国、希腊、西班牙、瑞士和巴西都出现相关病例;曾去过伊朗的人,则与巴林、伊拉克、科威特和阿曼的新病例有关联。加拿大出现第2例有伊朗旅游史的病例,目前总共有12例确诊。”

当地时间2月24日下午,意大利出现第6例新冠病毒感染肺炎死亡病例。

当地时间2月24日下午,意大利出现第6例新冠病毒感染肺炎死亡病例。

新型病毒扩散之快,光是26号一天就至少有6个国家首度出现确诊病例,包括巴基斯坦2例,希腊、乔治亚、挪威、罗马尼亚与北马其顿各1例,多数病患的共通点就是近期曾经去过意大利或是伊朗,也就是欧陆和中东地区的两大疫区。截至27号下午,意大利确诊人数增加到470人、12人死亡;伊朗139人染病、其中19人病逝。同一时间,有着18人确诊的法国,死亡病例增加到2例,死者是一位60岁的男性法国公民,他没有疫区旅游史,法国当局正在追查感染源和接触史。德国卫生部官员也对当地发出警告,因为最近的新增病例,部分感染链无法追踪,代表病毒很可能已经进入新阶段,开始在德国境内传播。

德国卫生部长斯帕恩:“德国冠状病毒疫情正开始蔓延,北莱茵威斯伐伦邦与巴登符腾堡邦的新病例,就可以看出这一点,部分感染链已无法追踪,这是一个新现象。”

德国《明镜周刊》封面“新型冠状病毒─中国制造─当全球化带来死亡危险”

德国《明镜周刊》封面“新型冠状病毒─中国制造─当全球化带来死亡危险”

德国已知有21人确诊,新病例包含一对住在海因斯贝格(Heinsberg)40多岁的夫妻档,两人最近曾参加狂欢节活动,病发前十天到过荷兰旅游,先生病情严重需要依靠呼吸器,之前去过的2间诊所暂停营业;妻子则出现发烧和肺炎病征,她任职的幼儿园已暂时关闭,当地政府正在追踪他们可能接触过的人,目前没有关闭边境的打算。

海因斯贝格官员普施:“我们是一个自由的国家,我们不像中国大陆那样,可以封闭一座村庄或城市,我说过为了避免某些恐慌反应,公众日常生活还是得持续。”

北欧五国唯一的净土则为冰岛,因为继芬兰、瑞典、挪威传出病例后,丹麦一名刚从北义滑雪度假归国的男子也通报确诊;波罗的海三小国之一的爱沙尼亚也沦陷,首例确诊病患是一名从伊朗入境的男子。为了避免群聚感染,更有监于宗教聚会集结信众,还没有确诊病例的沙乌地阿拉伯宣布,暂时禁止朝圣者进入麦加及清真寺,并且禁止来自疫情国家的旅客入境。确诊人数达到60人的美国,升级防疫动作,因为加州北部一名近期无海外旅游史、也没有明确接触史的美国民众染病,恐为首起社区传播病例;身为加州第4大城的旧金山,尽管零确诊,但还是宣布进入地方紧急状态,为了淡化恐慌,美国总统川普召开记者会,指派副总统潘斯担任防疫指挥官。

美国总统川普:“有监于我们所做的一切,(疫情)对美国人的风险仍非常低。他们(防疫团队)很优秀,我们做得很好,将由潘斯坐镇指挥,他会向我报告。”

随着全球新冠病毒肺炎 (COVID-19) 疫情的激增,科学家担心COVID-19可能很快会成为大流行病。科学家表示,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可能很快就会变得不可阻挡,他们担心中国境外爆发的数量和规模会迅速增加。有些人甚至咕哝着“流行病”这个词。

科学家担心COVID-19可能很快会成为大流行病

科学家担心COVID-19可能很快会成为大流行病

最近的爆发 (包括许多与中国没有明显联系的病例以及一些无症状感染病例) 可能意味着控制这种新型病毒不再可能。香港大学传染病流行病学家Ben Cowling表示:“此前未被确认的大量感染病例 (尤其是在伊朗、意大利和韩国) 的发现,确实向我们表明,控制新冠病毒很大程度上是不可能的。”

科学家们说,这可能意味着需要采取新的策略来控制其传播。这些措施包括在中国以外更广泛的限制社会活动,例如停课。但是,为了最有效地部署这些措施,研究人员需要回答有关疫情的关键问题。一是儿童是否像成人一样广泛传播病毒,以及儿童是否同样容易被感染。

  大流行潜力?

世界卫生组织 (WHO) 在日内瓦的官员2月24日表示,全球冠状病毒的爆发尚未构成大流行,大流行被广泛定义为感染在多个地区的无限制传播。“这种病毒有大流行的潜力吗? 当然有。我们达到了吗? 从我们的评估来看,目前还没有。”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世界卫生组织正在派遣专家组前往意大利和伊朗,帮助控制那里的疫情。

但其他科学家表示,国际病例的激增标志着这场持续两个月的疫情出现了一个转折点。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传染病流行病学家Marc Lipsitch说:“无论世卫组织说什么,我都认为大流行的流行病学条件已经满足。在大流行的任何合理定义下,现在都有证据表明它正在发生”。

例如,位于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一名官员在2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社区传播很可能在美国发生。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国家免疫和呼吸疾病中心主任Nancy Messonnier说:“这不是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会发生的问题。”

研究人员表示,伊朗的死亡情况尤其令人担忧。Cowling说:“如果发现的第一个病例是致命病例,那就意味着感染可能已经持续了几个星期。”

伊朗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增加

伊朗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增加

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的地理学家Andrew Tatem表示,过去一周在黎巴嫩、伊拉克和其他地方发现的大量从伊朗输出的病例令人担忧。这是因为国际旅行在大多数伊朗人中并不常见,这表明在 伊朗可能会有大量未被发现的病例,在那里,病毒已经传播了更长的时间 。

英国爱丁堡大学的公共卫生研究员Devi Sridhar补充说:“我认为,在伊朗,我们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因为我们只看到了报告的最严重的病例。”

  遗漏的接触者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传染病流行病学家Marc Lipsitch说:和其他科学家表示,不管是否被认为是一场大流行,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阻止了疫情在中国境外升级的遏制措施 (例如,迅速查明受感染者及其密切接触者,并隔离他们以防止进一步传播) ,可能很快就会变得不可行。Lipsitch说:“我不认为大多数地方都有资源来追踪他们漏掉的所有病例,以及那些人感染的病例,等等。”

世卫组织决定推迟将全球疫情描述为“大流行”的决定,部分是基于以下数据:中国感染率在1月23日至2月2日之间达到峰值,并且采取了控制措施,例如部分封锁武汉等城市。以防止新病例。

但是香港大学传染病流行病学家Ben Cowling说,这些措施在更大范围内是不可行的。只有在持续数周或更长时间的情况下,隔离措施才有可能发挥作用,而且随着受感染人群从城市分散开来,放松隔离措施总会有引发新疫情的风险。他补充说:“我们必须更仔细地考虑,在不完全关闭城市和阻止人们流动的情况下,采取哪些可持续措施来减少传播。”

  儿童在冠状病毒传播中扮演的角色

这样的缓解措施包括增加“社会距离 (social distancing) ”,平均减少了人们彼此接触的机会。“我认为很快,世界上大多数人将会转向各种形式的社交隔离。

例如,对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研究发现,那些在流感爆发初期就关闭学校、教堂和剧院等公共场所的城市,其死亡率较低,总体病例也较少。

但流行病学家表示,我们对目前的疫情和冠状病毒知之甚少,无法有效地采取社会疏离措施。Ben Cowling说,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最佳的部署时间。最常见的一种 (学校停课) 只有在科学家知道儿童在冠状病毒传播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情况下才值得尝试。

有报道说,儿童受感染后不太可能患上严重疾病,但研究人员不知道他们是否像成年人一样易受感染,或者是否容易将病毒传播给他人。儿童在季节性流感和大流行性流感的传播中起着重要作用,但在新冠病毒中,这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儿童在季节性流感和大流行性流感的传播中起着重要作用,但在新冠病毒中,这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确定儿童在传播COVID-19中所起作用的最佳方法是分析密切相关的病例,例如在一个家庭中,以确定病毒如何传播以及儿童是否被感染并将病毒传播给他人。

  免疫问题

如果冠状病毒变得无处不在,并在社区中广泛传播,研究人员还将研究人们在感染病毒后如何对病毒产生免疫力。研究人员假设那些被感染的人在一段时间内可以对再次感染具有免疫力,但尚不清楚是多长时间。他指出,在感染了导致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后,免疫力并不能持久,所以这种新病毒可能不会持续太久。对从感染中康复的人进行抗体水平的长期测试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的流行病学家David Heymann说,对COVID-19的应对既不是遏制,也不是缓解。他预计,意大利和韩国等国在准备缓解措施的同时,将尽力遏制并追溯其起源。他说:“我认为人们过于强调流行病。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对疫情的基本了解,以及如何应对。”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 新冠病毒极速扩散至全球六大洲48国,是否会成为全球性流行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