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铭升个人原创独立博客
热点评论│人生感悟│技术分享交流平台

台湾诗人杨牧病逝震撼文坛,他的诗灵秀而厚朴

我沉没尘土,簪花的大地

一出无谓的悲剧就此完成了

完成了,星子在西天辉煌地合唱

雨水飘打过我的墓志铭

春天悄悄地逝去

——杨牧《星问》

根据台湾媒体报道,3月13日,诗人杨牧病逝,终年80岁。

杨牧近年身体不佳,呼吸系统与心脏状况都不大好,前几天身体恶化,住进加护病房。台湾东华大学华文文学系特聘教授须文蔚表示,杨牧上礼拜送进加护病房就昏迷了,没有清醒过来,过世时十分安详。另据当地媒体报道,杨牧遗孀已向友人发出消息,告知诗人去世。

杨牧遗孀已向友人发出消息,告知诗人去世。

杨牧本名为王靖献,1940年9月6日出生于台湾省花莲市。高中时期,他便以“叶珊”为笔名,开始向诗歌杂志投稿,作品受《诗经》与浪漫主义诗歌影响较大。1972年,他将笔名改为“杨牧”,这也标志着他诗歌风格的转变:在浪漫主义之外,增添了大量现实反问,尝试以诗歌介入现实。

2012年,杨牧将诗歌授权给《中国新诗百年大典》,这也是杨牧首次向大陆出版社正式授权。此后,杨牧的诗集开始陆续在大陆出版。

2014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杨牧的早年回忆录《奇来前书》。诺奖评委马悦然非常喜欢杨牧的作品,杨牧也被一度认为是非常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华语诗人。

杨牧1940年出生于中国台湾花莲,本名王靖献,最早笔名其实不叫“杨牧”,而是“叶珊”,1966年赴美国伯克利攻读博士学位,见证了1960年代的美国平权运动,并将笔名改为杨牧,尝试以诗介入社会。其代表作包括《杨牧诗集》《山风海雨》等,其诗集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包括英文、法文、德文、日文、捷克文等。多年来,他一直被认为是诺贝尔文学奖的有力竞争者。

多年来,他一直被认为是诺贝尔文学奖的有力竞争者。

杨牧得过无数文学奖,出版着作60多种,包括诗、散文、戏剧、评论、翻译、编纂等。诗作译入英文、德文、法文、意大利文、日文、瑞典文、荷兰文等,代表作包括《叶珊散文集》、《杨牧诗集》、《山风海雨》等,2000年获国家文艺奖。去年辞世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审马悦然相当喜欢杨牧的作品,多次翻译杨牧诗作。因此多年来,杨牧也被认为可能是台湾第一个拿取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台湾社会学家石计生教授2014年曾形容,杨牧老师是「台湾最接近诺贝尔文学奖的诗人、散文家与评论家。」

杨牧自中学矢志新诗创作、主编诗刊。他早年笔名叶珊,深受浪漫主义诗人的影响;1966年赴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攻读博士,见证1960年代学生运动,32岁而改笔名为杨牧,尝试以诗介入社会。1976年,他与中学同学叶步荣、诗人瘂弦、生化学家沈燕士共同创办洪范书店,为台湾纯文学出版重镇。

杨牧晚年选择回归故乡花莲,是东华大学创校阶段最重要的教授,还曾竞逐东华大学校长。小说家、东华大学华文文学系教授吴明益表示,杨牧强调自由学风,在他的坚持下,东华大学成为台湾第一个没有钟声的大学。他经常在湖畔、绿荫下上课、带学生读诗、赏诗,「杨牧就是东华大学开放校风的象徵。」

杨牧创作、翻译时字斟句酌,一首诗往往修改多次才会定稿。因此他的稿纸,行与行之间的距离特意加宽,留下大片修改的空间。他曾在纪录片中表示,写诗喜欢「拯救不再被人使用的字或词」,帮字「找到应该被放的地方」。

他也热爱自然。多年来,足迹从西雅图、香港、花莲,到南港中研院、东华大学,每个落脚的书房总紧傍青山绿水。连在最都市化的香港,窗前都是一片湛蓝海景。在大自然的眷顾下,杨牧不仅有双好眼睛,更有一双敏锐的耳朵,他曾形容在花莲东华大学的书房,「连蛙跳、飞鸟钻过树枝的声音,都听得好清楚。」

「耳朵」是杨牧写作时的指挥家。他曾向记者形容自己的创作过程:「心里有声音时,耳朵会嗡嗡地响。这时诗人要把耳朵调好音,让耳朵指挥你的手,写出诗句。」他告诉记者,当年住在长兴街时,有天在书房里写了一句诗,接着步行到台大文学院。一路上,诗的气势与音乐感仍持续酝酿。到了教室,他趁着帮学生监考时,把这首诗完成了。

杨牧还是散文家、评论家、翻译家、学者。他曾任马萨诸塞州大学助理教授、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教授,1995年从华盛顿大学退休后,结束了长达30年的海外任教生活,返回台湾后任政治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讲座教授,2013年回到出生地花莲,担任台湾东华大学荣誉教授。

在现代诗坛中,杨牧普遍被认为开辟了一条婉约的路子,1964年赴美后诗风渐趋雄健浑厚,长于叙事诗写作,文辞典赡雅丽。“我不想重复自己,现在正努力追求诗的新境界,但那是什么?商业机密。”向来给人严肃印象的杨牧,在2018年11月30日台湾东华大学“杨牧文学研究中心”揭牌时,曾幽默地说。

在现代诗坛中,杨牧普遍被认为开辟了一条婉约的路子

杨牧近年来身体欠佳,几日前身体恶化住进加护病房。

截至3月13日晚8时,#诗人杨牧去世#成为微博热搜,已有超过1000万的阅读量。微博中,很多读者都以他的诗句来纪念他。“在年轻的飞奔里,你是迎面而来的风……我是多么热爱他的诗句。” “因为好喜欢,曾经一遍一遍誊抄他的《芦苇地带》”

日暖

随我来,蔷薇笑靥的爱

云彩雕在幻中,幻是皇皇的火

照你的长发,照你榴花的双眸

蔷薇在爱中开放,爱是温暖的衣

依旧,依旧是轻轻的雷鸣,宣示着

一则山中的传奇,水湄的神话

日暖时,随我来,让我们去坐船

小小的江面罩着烟雾

短墙上涌动着一片等待的春意

林中有条小路,一段绿阴的独木桥

日暖时,让我们去,

带着石兰和薜荔

走入雾中,走入云中

在软软的阳光下,随我来

让我们低声叩问

伟大的翠绿,伟大的神秘

伟大的翠绿,伟大的神秘

风如何吹来?

为何风吹你红缎轻系的

长发,以神话的姿态

掀撩你绣花的裙角?

随我来,日暖时,

水湄是林,林外是山

山中无端横着待过的独木桥

雪止

雪止

四处一片寒凉

我自树林中回来

不忍踏过院子里的

神话与诗 兀自犹豫

在沉默的桥头站立

屋里有灯 彷佛也有

飘零的歌在缓缓游走

一盆腊梅低头凝视

凝视自己的疏影

我听见像腊梅的香气的声音

我听见翻书的声音

你的梦让我来解析

我自异乡回来

为你印证 晨昏气温的差距

若是 你还觉得冷 你不如把我

放进壁炉 为今年

水之湄

我已在这儿坐了四个下午了

没有人打这儿走过——

别谈足音了

(寂寞里——)

凤尾草从我裤下长到肩头了

不为什么地掩住我

说淙淙的水声是一项难遣的记忆

我只能让它写在驻足的云朵上了

南去二十公尺,

一棵爱笑的蒲公英

风媒把花粉飘到我的斗笠上

我的斗笠能给你什么啊

我的卧姿之影能给你什么啊

四个下午的水声比做四个下午的足音吧

倘若它们都是些急躁的少女

无止的争执着

——那么,

谁也不能来,我只要个午寐

哪,谁也不能来

风起的时候

风起的时候

廊下铃铛响着

小黄鹂鸟低飞帘起

你依着栏杆

不再看花,不再看桥

看那西天薄暮的云彩

风起的时候,我将记起

风起的时候,

我凝视你草帽下美丽的惊惧

你肩上停着夕照

风沙咬啮我南方人的双唇

你在我波浪的胸怀

我们并立,看暮色自

彼此的肩膀轻轻地落下

轻轻地落下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感情线-热点评论_人生感悟_电脑网络技术分享平台 » 台湾诗人杨牧病逝震撼文坛,他的诗灵秀而厚朴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0

    文章还不错支持一下

    头条9个月前 (03-16)回复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